交銀觀察/中國數字經濟的未來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政策分析師何 飛

  圖:中國數字經濟在全球數字經濟發展格局中佔據重要位置,而與數字經濟緊密相連的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物聯網、5G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迅猛。

  「十四五」規劃建議明確提出,「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在此背景下,回顧過去五年數字經濟的發展成效,展望未來數字經濟發展的趨勢並提出促進提質增效的建議,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是數字經濟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報告,從總量看,中國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由2016年的22.6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擴張到2019年的35.8萬億元,四年時間增加了13.2萬億元;從增速看,中國數字經濟的名義增速明顯高於同期GDP的名義增速;從佔比看,中國數字經濟佔GDP的比重由2016年的30.3%提高到了2019年的36.2%,四年時間增加了近六個百分點;從貢獻度看,2016年至2019年,數字經濟對GDP增長的貢獻率始終保持在50%以上,是驅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

  過去五年成績斐然  

  二是中國數字經濟在全球數字經濟發展格局中佔據重要位置。從規模看,中國在全球位居第二,美國排名第一;從競爭力看,上海社會科學院信息研究所發布的《全球數字經濟競爭力發展報告(2020)》顯示,中國數字產業的競爭力已經連續四年位居全球首位;從增速看,中國數字經濟增速領跑全球,以2019年的數據為例,中國增長15.6%,遠超發達國家4.5%的增速和發展中國家7.9%的增速。

  三是數字經濟蓬勃發展帶動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層出不窮。從新技術看,與數字經濟緊密相連的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物聯網、5G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迅猛。相關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5G網絡,累計建成5G基站71.8萬個。從新產業看,電信業、軟件產業、電子信息製造業等領域創新迅猛,不斷迸發新的活力。特別是軟件產業在數字產業化中的比重持續提升。從新業態看,移動電商、雲服務等模式廣受市場主體歡迎,在提升效益、降低成本等方面收效明顯。從新模式看,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網絡直播、移動辦公等模式興起,為促就業、保民生提供了新的抓手。

  四是三大重點區域的數字經濟發展規模和特色並重。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的數字經濟發展速度較快。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報告顯示,2019年數字經濟增加值超過1萬億元的省市中,廣東、江蘇、浙江、上海、北京名列前茅,而這些省市都在三大重點區域內。從三大重點區域的代表性城市看,上海作為全國最大集成電路產業基地之一,擁有最為完備的集成電路產業鏈,集成電路產業人才佔全國40%;深圳的電子信息製造業在國內佔據重要地位,2019年入選中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的數量居全國第一;北京的大數據發展總指數位居全國第一,入選「中國大數據企業50強」的企業數量逾20家,佔比超過40%。

  發展趨勢展望

  一是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政策體系更趨完備,政策紅利將持續釋放。過去五年,國家層面出台了系列支持數字經濟發展的政策,包括《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智能製造發展規劃(2016-2020年)》、《雲計算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7-2019年)》等。地方層面也出台了具有地方特色的支持政策,比如,貴州省出台了全國首部大數據發展應用促進條例,浙江省制定了全國首部數字經濟促進條例。未來五年,預計國家和地方層面將加快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為數字經濟整體能級提升和細分領域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二是超大城市數字化轉型加快推進。2021年伊始,一線城市爭相出台支持數字經濟發展的最新政策。1月4日,上海對外公布了《關於全面推進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的意見》;1月5日,深圳對外公布了《關於加快智慧城市和數字政府建設的若干意見》。從發展目標看,上海明確提出,到2035年要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數字之都;深圳則提出,到2025年要成為全球新型智慧城市標桿和「數字中國」城市典範;北京也明確要建設成為國際數字化大都市、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可以預計,未來五年超大城市將全面推進數字化轉型,其數字經濟規模佔GDP的比重將進一步提升。

  三是數字經濟促進區域一體化進程加速。大力發展數字經濟,是助力打破跨區域行政邊界、加快實現區域高質量一體化的重要路徑。當前,重點區域已經形成了共同提升數字經濟發展能級、實現互利共贏的共識,並且已經在相關領域累積了豐富的經驗。以長三角地區為例,阿里研究院發布的報告顯示,長三角數字經濟佔經濟總量的比重超過40%,佔全國數字經濟總量的比重近30%;G60科創走廊在推動跨區域科技創新、產業數字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科技部前不久印發了《長三角科技創新共同體建設發展規劃》。未來五年,預計重點區域將從共築數字基礎設施、共建數字產業集群、共享數字要素資源等方面加快數字一體化進程。

  四是產業數字化與數字產業化協同並進。從字面理解,數字產業化是指因數字技術發展而帶動的產業發展,如軟件服務、信息通信、電子信息製造等;產業數字化則是指基於數字技術等實現產業轉型升級。相比於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的範疇實際更廣、推動進程實際上更長、統計過程實際也更複雜。未來五年,數字產業化依然會實現較快發展,特別是其中與5G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相關的產業發展潛力巨大。而產業數字化也將加速推進,技術驅動服務業、製造業轉型升級將成為發展主旋律。

  產業如何提質增效

  一是穩步推進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按照《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要求,可鼓勵地方政府建立統一數據共享平台,加大政務數據開放,制定完善有利於政務數據與社會其他數據相互融合的規章制度。同時,在加強數據產權保護的基礎上,建立高效運轉的數據流通和交易市場。

  二是積極構建與數字經濟發展相適配的金融服務體系。瞄準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過程中的關鍵領域和重點環節,加大金融支持數字經濟發展力度。創新數字金融服務模式,加快金融科技賦能傳統金融業務發展。探索完善科技金融體制機制,建立「債券+股權+信貸」多渠道融合的科技金融服務模式。

  三是積極探索開放式數字經濟發展道路。依託《G20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搶抓《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和中歐投資協定簽署機遇,立足國內自貿試驗區特色化、差異化發展格局,圍繞數據跨境流動、跨境電商、跨境支付等領域加強國際合作,共同推動相關領域標準的研究制定。

  四是把數字經濟安全發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強數字經濟領域的反壟斷監管,防止資本在數字經濟領域無序擴張,營造更加良好的數字經濟發展環境。以保護消費者權益為重要出發點,加強數字經濟發展中的個人隱私保護、數據使用、轉讓等合規性管理,防範數據使用風險。

  註: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所在單位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