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球視野/香港經濟的困境與出路(上)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博士

  圖:尚有大約三周時間,農曆辛丑牛年便會到來,香港市民已為迎接新春作好準備。

  2021年新年伊始,香港經濟再次走到十字路口,新冠疫情發酵與此前的中美博弈、修例風波等事件內外夾擊,導致香港經濟面臨下行之痛,而有紀錄以來最大幅度經濟衰退使香港經濟中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問題再度顯性化。與此同時,全球經濟的K形復甦和內地成為全球唯一連續兩年取得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的事實,將為香港經濟帶來難得的亮點和新增長點。

  2020年以來,新冠疫情爆發並持續出現了四波疫情,切斷香港與世界各地的人員往來,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3.6%的訪港旅遊業陷於停滯。為控制疫情,香港持續多月實施嚴格社交距離措施,對零售、餐飲食肆、娛樂場所、個人服務和運輸等行業帶來巨大打擊,實體經濟雪上加霜。

  一、經濟遭遇三重打擊

  此前一段時間,香港經濟陸續受到中美大國博弈及修例風波事件的衝擊,美國針對中國出口商品徵收巨額關稅,繼而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制裁內地和香港官員,打擊國際投資者對香港作為國際工商業和金融中心的地位;2019年香港出現了修例風波事件打擊正常經濟活動和旅遊業,導致香港經濟陷入衰退;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的政治爭拗為特區政府的長遠基建和投資項目帶來阻滯,香港經濟在下行周期失去了重要支撐,2020年香港經濟陷入深度衰退。

  從季度資料看,2020年前三個季度,香港實質GDP平均收縮約7.2%,三季度實質GDP跌幅收窄至3.5%,四季度香港經濟再度面臨第四波疫情下嚴格收緊社交距離的打擊,全年經濟可能收縮5.9%左右,與1998年錄得的5.9%跌幅持平。從季度數字看,可能出現連續六個季度的收縮,將超過1998年一季度至1999年一季度連續五個季度收縮的歷史紀錄,是香港經濟自有紀錄以來首次連續兩年出現經濟衰退。顯然,當前香港經濟下行已經讓各行業的從業人員感受到切膚之痛,迫切期待香港經濟走出衰退陰影。

  二、結構性問題愈加突出

  2021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繼續肆虐全球,疫苗研發測試及產量能否遏制疫情仍有一定的不確定性。世界各國普遍根據疫情的變化強化防疫措施,跨境往來持續受限,經濟難以明顯復甦,旅遊、航空、酒店和餐飲等行業仍面對巨大壓力。

  面對長期經濟下行,香港小型開放、服務業為主的經濟結構性問題進一步暴露。多年來,香港產業結構嚴重依賴服務業,貿易與物流、金融服務、旅遊、專業服務及其他四大支柱產業佔香港GDP的57%。其中,金融、旅遊和專業及工商服務業佔經濟比例持續擴大,貿易及物流有所下降,文化及創意、醫療、教育、創新科技、檢測及認證和環保等優勢產業規模及經濟貢獻度有限。實體經濟下滑導致國泰航空、海洋公園等大型企業經營困難,需要政府注資才能維持經營,中小企業及一些遭受疫情直接影響的行業更是難以支撐。

  香港產業結構單一還增加了勞動力市場的脆弱性,香港整體失業率自2019年中的2.8%快速上升至2020年9月至11月的6.3%,高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的5.5%水準,創出十六年以來的高位。在第四波疫情及保就業計劃完結等因素的影響下,失業率將進一步惡化,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建造,以及製造業的失業率最為嚴重,分別達到10.1%、10.9%及6.2%。若2021年香港經濟持續受到疫情等困擾而未能復甦的話,失業率有可能進一步挑戰2003年非典時期8.5%的紀錄高位。

  長期經濟下行帶來的失業率上升影響市民的置業信心,市場擔心一旦房產價格大幅調整可能引發金融風險。從歷史上看,經濟下行期往往是香港房地產市場的風險暴露期。香港這一輪地產周期自2003年SARS過後迅速反彈,迄今已連續上升超過十七年,2019年私人住宅樓價與2003年非典最低谷相比升了五倍多,比1997年地產泡沫高峰期高出1.3倍,增速大大超過同期家庭收入增長。2021年,由於全球主要利率保持低企,香港住宅供應量有限,樓價很難出現大幅度調整,但其處於歷史高位,仍有高處不勝寒的困擾。

  三、疫境之中亦有亮點

  今年如果全球範圍廣泛接種疫苗,下半年可能出現疫情受控和經濟重開,帶動旅遊、航空、酒店和餐飲等行業復甦,主要經濟體出現反彈跡象,將對香港小型開放經濟體帶來外部支持。對外貿易可能成為香港經濟的第一個亮點。2020年下半年,香港貨物出口跌幅已有所收窄。

  去年香港金融市場正常運作並表現出一定的抗衝擊性和韌性,其主要原因除了香港擁有良好的營商環境、簡單低稅制、資金自由港、與西方接軌的司法制度、金融監管高效,以及最自由經濟體等制度優勢之外,其與內地經濟貿易聯繫及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為香港應對外部衝擊提供了內在穩定器。近年來,與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相配合,內地相繼推出了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和基金互認等機制,推動制度銜接和政策融通,為香港金融和專業服務業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也有助於香港金融市場抵禦外部衝擊,保持市場的基本穩定。

  此外,受惠於中概股回歸及長期低息的貨幣環境等因素,2020年香港金融活動保持良好表現,2020年4月份以來,共錄得約3835億港元資金流入,銀行體系總結餘升至4575億港元,高於2015年11月4263億港元的歷史高位。美國持續收緊內地企業在美上市要求,以及限制美國投資人投資內地企業等,促使更多內地企業選擇回歸香港上市,進行更多投融資活動,推動香港新股集資金額再度排名全球第二。預期2021年香港金融業仍將保持活躍,為香港經濟帶來難得的亮點。

  2021年,內地將成為全球唯一連續兩年取得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保持全球經濟增長重要動力來源的地位。2020年二至四季度,內地GDP分別同比實質增長3.2%、4.9%及6.5%,2020年全年增長2.3%。預期2021年一季度內地經濟增長將進一步加速。為應對國際變局,中央提出加快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依託龐大的內部需求和市場,擴大對外開放,啟動雙循環的經濟發展新模式,為香港經濟發展及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提供新的契機,也將成為香港走出長期經濟下行陰影的新增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