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碰到一位朋友「秘撈」工作,不禁問道:「你不是有一份正職嗎?怎麼突然想起秘撈了?」朋友坦然相告:她想在疫情之後創業,目前在努力通過「秘撈」來存錢作為創業資本!

  「秘撈搵的錢夠嗎?」

  「不算多,但做多啲存多啲,就夠了。唔做嘅話,唔係唔夠,而係冇。」

  「做咁多秘撈,攰嗎?」

  「攰,但覺得攰得有意義。」

  聽完,我不禁對這位千禧後的朋友刮目相看。可能受制於高昂的房租與人工成本,與內地,與一河之隔的深圳相比,香港的創業氣氛並不濃郁。大多數有創業念頭的人都早已北上神州,想在香港創業、又如此年輕的,就更加少了。更令我佩服的,是她「積累資本」的過程。她不靠做得美輪美奐的PPT,用吹得天花亂墜的故事去「忽悠」投資人的錢,也不靠父母的積蓄或是家族的蔭蔽,而是希望通過自己「多打一份工」的努力去存錢創業,這樣「白手興家」的踏實與認真值得尊敬。可以想像,在一份正職之外,她把工餘大部分的時間,也就是其他同齡人用來打機、拍拖、蒲吧等等玩樂的時間,都變成了工作,雖然理性上知道是對未來的投資,但感性上,想必內心還是寂寞的吧。而「能耐得住寂寞」幾乎是所有成功的必要條件。

  疫情,彷彿是一場覆蓋天地的寒冬。冰天雪地之下,百業寂寥,很多商家黯然退場。但事有兩面,「瑞雪兆豐年」,瑞雪可以殺滅害蟲,春暖花開之時冰雪消融又可滋潤泥土;如今的疫情,從某種意義上看,又何嘗不是給心懷創業夢之人提供了機會呢?冰封期積累資本,藉着租金、人工相對降低的時候入場……而疫情之後,消費反彈之時,便是創業人起飛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