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西札記/再見了,花神咖啡館 李 夢

  圖:莫奈曾在「花神」咖啡館思考並創作,圖為他的畫作《威尼斯大運河》。 作者供圖

  雖然數月前已聽聞意大利威尼斯知名咖啡館「花神」受疫情影響生意慘淡的消息,但沒想到告別的日子來得這麼突然。近日,咖啡館負責人宣布:這間擁有三百年歷史、曾接待意大利乃至全世界眾多藝文名人的咖啡館,即將歇業。

  回想二○一九年夏天與友人同行威尼斯遊覽兩年一度的雙年展,還曾特意前往這間位於聖馬可廣場的咖啡館小坐。彼時炎夏,日光明朗,坐在咖啡館內古老圓桌旁一面享用雪糕咖啡,一面望向窗外,見廣場遊人喧嚷,樂隊歡愉奏樂,回想百多年前莫奈、海明威或是魯賓斯坦流連此地,是否曾眼見相似風景?

  與法國巴黎塞納河左岸那座同樣知名的「花神」咖啡館相似,威尼斯這間咖啡館自開張以來,一直是作家和藝術家們的心頭好。印象派名家莫奈、著名作家海明威、著名導演卓別靈還有普普藝術發起人安迪華荷,都曾是這間咖啡館的座上賓。以至於後來的文藝愛好者路經威尼斯總要慕名到此。店內並無冷氣,炎夏時分酷熱無比,卻絲毫不影響遊客的熱情。

  藝術家們來到咖啡館,絕不止閒坐聊天。畫家莫奈曾在咖啡館外露天廣場思考創作,將身後大運河以及貢多拉等威尼斯特有景象收入作品中,創作出《威尼斯大運河》系列畫作,以印象派獨特技法呈現水面瀲灧光影。二十世紀知名藝術家安迪華荷在花神咖啡館小坐時,亦生出靈感,隨手在稿紙上畫出罐頭草圖,而這隻金寶湯罐頭此後曾多次出現在華荷作品中,成為藝術家鍾愛的意象乃至普普藝術的象徵。

  我想,藝術家之所以鍾情「花神」,不僅在於這裏的咖啡和食品有多出色,更因為這間咖啡館與威尼斯過往數百年的歷史息息相關,更在很多時候成為城市發展創新的推動者。十八世紀時,「花神」是整座城市中唯一接待女性顧客的咖啡館;十九世紀時,咖啡館展出眾多藝術品,見證威尼斯雙年展誕生;當二十世紀「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紅極一時,「花神」更是將其中一間大廳依照新藝術風格重新裝修……與其說「花神」勝在店中動輒貴達十數歐元一杯的咖啡,勝在那些彬彬有禮的侍者,不如說她的創新與探索精神讓一眾本地或慕名前來的藝術家們深以為然吧。

  「花神」謝幕,不捨,希望她有重歸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