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世精品/細品唐宋八大家筆下的山高水長大公報記者 宋偉

  「山高水長──唐宋八大家主題文物展」正在遼寧省博物館舉行,這是內地首個以傳世精品展示「唐宋八大家」家國情懷和時代風華的主題展。展覽「文垂千載」、「德行篤定」、「家國情懷」三部分,展出來自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館等十三家文博機構的逾百件(組)藏品。其中,來自遼寧省博物館的五十三件文物首次公開展出。

  唐宋八大家,今指唐代柳宗元、韓愈和宋代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曾鞏。韓愈、柳宗元是唐代古文運動的領袖,歐陽修、「三蘇」(蘇洵、蘇軾、蘇轍)是宋代古文運動的核心人物,王安石、曾鞏是臨川文學的代表人物。《宋人仿顧愷之洛神賦圖卷》、《北宋徽宗趙佶瑞鶴圖卷》、《東晉佚名曹娥誄辭卷》、《明仇英赤壁圖卷》、《北宋蘇軾行書洞庭中山二賦卷》、《北宋蘇軾行書陽羨帖卷》等此次均有亮相。

  來自國家博物館的八幅神態各異的「唐宋八大家」畫像首次被集中陳列。遼寧省博物館副館長董寶厚介紹,這八幅畫作佚名、技法精湛的肖像並非一人所作,而是從不同畫卷中選取。這些繪畫作品準確反映出「唐宋八大家」特有的精神氣質,神情刻畫細緻入微,畫像中他們身着的服飾體現其身份地位。

  歐陽修改稿誕千古名篇

  作為蘇軾、蘇轍、曾鞏的老師,以及王安石政壇上的伯樂,歐陽修在「唐宋八大家」中的地位獨樹一幟。此次展覽中的《北宋歐陽修行書譜圖序稿並詩》正是他留世的真跡之一。該卷南宋時為周必大所藏,元代為歐陽修六世孫歐陽耐軒、八世孫歐陽彥珍遞藏,清嘉慶年間進入內府收藏,經《石渠寶笈三編》著錄。

  此卷行書包括《歐陽氏譜圖序》和《夜宿中書東合》七律一首。從跋文中可知前者作於公元一○五五年(至和二年),歐陽修時年四十九歲,後者作於公元一○六三年(嘉佑八年),他時年五十七歲。《譜圖序》稿是歐陽修所作族譜序文,敘述修譜因由和原則。《夜宿中書東閣》是一首七言律詩,對仗工整,格律清晰。

  除了是「家譜設計者」,歐陽修還熱衷於「改稿」。董寶厚說,在傳世名篇《醉翁亭記》剛寫下時,開頭四面山介紹十分詳實。一次他念給砍柴夫聽,對方直言開頭太過繁瑣,不如改成「環出皆山」。從此以後,甚至是晚年,歐陽修更加注重改稿,《北宋歐陽修行書譜圖序稿並詩》就有很多塗改和批註的痕跡。從這件展品可以看出,一個文學家如何構思文章,千古名文又是如何產生。

  韓愈存世唯一墨跡曝光

  唐宋八大家詩文名篇數量眾多,但相關傳世墨跡等文物數量鮮少,且多寡情況極不平衡,如蘇軾存世作品較多,而韓愈僅有一件,柳宗元幾乎沒有。

  作為現存楷書墨跡中署年最早的小楷書傑作,《東晉佚名小楷書曹娥誄辭》所書內容為東漢上虞縣長度尚為孝女曹娥所寫的誄辭。此卷還有大量晉唐人觀款,卷後還有宋高宗趙構、元虞集、趙孟頫等人題跋,曾經南朝蕭梁內府,南宋內府、賈似道,元內府、郭天錫、柯九思,明韓世能、王錫爵,清王時敏、清內府等庋藏。

  此次展覽,常常被一筆帶過的「晉唐人」觀款成為重點。韓愈存世唯一墨跡,就在此作不起眼之處,署款處可見「退之題」。其上還有柳宗元堂弟柳宗直的觀款,以及懷素、僧權等名人款。

  在眾多展品中,《祁寯藻楷書韓愈平淮西碑並序》也是頗為獨特的一件,這件展品體現出韓愈作為軍事家鮮為人知的一面。除了文學成就與藝術造詣,韓愈還具有卓越的軍事才能。韓愈曾任行軍司馬,是「唐宋八大家」中唯一一位文武雙全的名家,《祁寯藻楷書韓愈平淮西碑並序》的內容就是回顧韓愈參加的一場大獲全勝的戰役。

  蘇軾《陽羨帖》曾散落民間

  作為旅順博物館鎮館之寶的《陽羨帖》也在該展中亮相。相傳,當年宣統帝溥儀攜帶大量歷代內府所藏的字畫名跡,偷偷密藏於東北偽宮「小白樓」,蘇軾《陽羨帖》亦在其中。日本投降後,溥儀倉皇逃命,不少宮內寶物棄之於「小白樓」中。亂兵發現樓中有寶,一陣哄搶而盡,蘇軾此札散落民間,後所幸被國家文物部門徵購入藏。

  《陽羨帖》其實是蘇軾寫給友人的信札,全文僅六十八個字。大意為:我雖然已經在陽羨買了田地,但也不能滿足生活所需,禪師以前說過在鄰莊準備了田地,結果怎樣?我委託得之去商議經辦這件事。景純家的田地,也請得之商議經辦,此事就不詳說了。為這點瑣事不時的打擾您,您大人大量,想來必定不會怪罪我。蘇軾再拜。

  《陽羨帖》此札曾經啟功、謝稚柳、楊仁凱等專家過眼鑒定,認為其筆墨氣息甚佳,來源真實,確為內府收藏之珍品,疑為「鈎填本」。但今之學者認為信札筆墨流暢,清逸神俊,氣息超然拔俗,毫無生硬遲澀之筆;筆墨內含再現蘇學士瀟灑出塵之風骨,應為蘇軾真筆。目前對《陽羨帖》為蘇軾親手所書的觀點,書劃界已無異議。

  圖片:遼寧省博物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