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兩天,就因疫情被困在內地一周年了。原想循慣例回廣州和兄妹們吃頓年夜飯,到父母墓前鞠個躬,看看從英國回來的姨甥女,呆幾天就回香港。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過年前後,疫情忽然風聲鶴唳。武漢封城,香港封關,原以為不過是一兩個月吧,結果疫情反反覆覆,把我堵在內地至今,幾次打算動身又幾次打消了念頭,終於還是靜在內地。

  經歷過最初的緊張、焦慮和恐懼,隨着內地對疫情的有效管控,生活走上正軌,我也開始了這輩子最安靜的日子。沒有遠途旅行,沒有頻繁外出,沒有會議,偶與家人老同學聚聚,大體上還是宅家一個人過日子。但工作沒有停下,需交接的資料全用郵件、快遞、微信、視頻解決,竟也順暢,效果亦佳。

  人變得家常,通過網購認識新產品,有時去逛逛超市或菜市場,了解物價和民生。趁留內地時間長些,把拖了幾年的家事處理了一下,也把身體調理了一下。

  然後是讀一點書,看一點劇,寫一點文字,想一點心事,更多地發現一點自己。原來不論身處何種環境,只要內心淡定,日子就可以過得從容有序,很多人不但能適應長時間獨處,還能過得很好。

  和我一樣處境的,是一位美國回來的老同學,他被困在惠州海邊,家人回不來,他又回不去。復工復產後,他帶着一條狗,開着一部七人車,從南到北,直到東北,然後南下回家。遊玩的一路,盡閱河山風光。他把一個人的生活過得有聲有色。

  身為母親,不管兒女多大,也放不下一份牽掛。兩天收不到香港音信,我便會胡編出各種故事,或請看更上去敲門。事實證明,那些故事只是自己嚇自己。

  這一年,和全世界生活在抗疫中。個人經歷輕如微屑,但也是史書上可貴的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