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類的世界太大,也太香。大到好像軟體帶着殼,就能指點江山揮斥方遒;香到無需多複雜的烹飪手段,也能吃到人欲罷不能,口腹神遊。有一種貝,幾乎遍布整個地球,熟悉到讓人轉頭就能相認,但有趣的是,它有好多個名字好多版本,本港人叫它青口,內地稱海虹,在西方,標籤上則寫着「貽貝」。

  說來說去,說的都是同一種。當然,因為水域、氣候不同,味道也會有差別。就像法國人愛貽貝,多半也是因為當地出品的質量上乘,他們不僅自己養,還會大量從西班牙、英國、愛爾蘭等地方進口,每年的消耗量大到驚人,幾乎可以跟葡萄酒比肩,成為餐桌上的常客。法式貽貝的做法也離不開酒,用白葡萄酒、葱蒜和奶油煮成醬汁,加入貽貝後大火燒開,就可以趁熱享用。本身醬汁的味道就迷人性感,誰還能抵禦貽貝豐腴、充滿彈性的肉質?用外殼帶出一點湯,順着貝肉一起灌入口,牙齒碰撞出肥妹的海味,帶過銷魂的酒香,就像這個國家的風情萬種,讓人無力抵抗。

  跟法國不同,比利時人也對貽貝幾乎愛到狂熱,二戰結束後,新一屆世博會讓貽貝薯條正式走進上世界舞台。更幸福的是,在這個僅有三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便擁有了自己引以為傲的藍貽貝。比利時人將它稱之為國菜,每年還會大量出口,佔到整個歐洲第一。比利時的貽貝就像當地的人,自由、融合,這裏的貽貝同樣靠酒調味,不過用到的調料更多,像歐芹、紅辣椒、百里香等,所以味道也更濃郁。一盤熱烘烘的貽貝,加上一小籃剛炸出鍋的、脆生生的厚薯條,不帶刀叉,全部用手指「赤誠相見」,這大概就是比利時人心中,最真誠、也最酣暢淋漓的美味了。

逢周二、三、四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