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若觀火/拜登新政全面解析中山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湛

  圖:拜登(左)─哈里斯政府提出的四個施政議題:抗擊新冠、經濟復甦、種族平等、氣候變化,抗疫和提振經濟將會是拜登政府初期的施政重心。

  民主黨取得了參議院的控制權,這使得拜登有信心推出其雄心勃勃的新刺激方案,其主張通過投資科技、教育、基礎設施來提高經濟增長潛力。由於拜登上台後需要優先處理美國國內疫情以及國內經濟問題,所以短期內中美貿易大概率將維持現有格局,即使未來考慮要改變貿易管制措施時,也會先與美國商界進行更有效且積極的整合與溝通。

  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後,於1月14日就公布了約1.9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這項方案包括用於強化疫情應對與疫苗推行的4150億美元,直接對家庭提供救助的約1萬億美元,以及對受疫情衝擊特別嚴重的小型企業與社區提供約4400億美元。拜登的行動展示了兌現承諾的決心,其選前曾承諾比現任總統特朗普更加認真地對待疫情,並為對抗疫情和經濟復甦注入更多的動力。

  一、經濟刺激方案揭曉

  民主黨取得了參議院的控制權,這使得拜登有信心推出其雄心勃勃的新刺激方案。拜登提名的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1月19日公開敦促議員們在新冠救助支出上採取大規模行動,稱經濟利益遠遠超過債務負擔加重的風險。耶倫表示「無論是當選總統還是我,在提出這些救助計劃時,並不是不關注美國的債務負擔。即便債務相對於經濟規模的比例上升,但由於利率較低,財政部償付債務的利息負擔並未增加」,同時她也認為美元匯率應由市場決定,以及應該廢除2017年為大公司減稅的部分政策。

  但投資者對於新刺激方案並不感到十分歡呼雀躍,這是由於市場此前並沒有預期到民主黨能控制參議院,超預期的原因在於特朗普不斷宣揚選舉舞弊導致共和黨人投票率較低。這意味着市場擔心刺激方案的背後可能擁有昂貴的代價,例如企業稅的上調或者實際利率的上升。後續來看,在民主黨橫掃國會的當下,市場需要更加重視拜登此前提出的施政方向。

  二、白宮未來施政方向

  在稅收政策上,拜登希望對高收入群體加稅,低收入人群稅收減免;特朗普執政時期推行的對富人階層和公司設置的減稅政策將被撤銷。公司稅將由當前的21%提高至28%。40萬美元以上的收入人群的個人稅收從37%增至39.6%,年收40萬美元以下的中低階層暫不加稅。拜登將要求年收入100萬美元以上的富人繳稅比例與工薪稅持平,等於直接將高收入人群的資本利得稅提高了約一倍。拜登的稅收方案預計在未來十年內為聯邦政府增收3萬億美元。

  在財政刺激政策上,拜登將支持更大規模的新的財政刺激方案,其主張通過投資科技、教育、基礎設施來提高經濟增長潛力。拜登提出組建2000億美元的清潔能源和基礎設施基金,重點投資交通設施和基礎建設,來增加百萬中產階級的工作。投資3000億美元用於國內購買和研發以改善美國的體系,促進國內生產。提倡清潔經濟體系的建設,創造一千萬個新的就業機會。

  支持美國製造、提高美國公司的外國子公司的稅收。通過區分美國公司國內外的關稅徵收方式,將美國公司的外國子公司賺取的收入稅收從10.5%提高到21%,促使製造業回流美國,激勵公司將分支轉移回國內,並進行稅收抵免。

  支持移民政策、提高勞動力人口。拜登將放寬移民限制,給目前在美國但未被授權公民資格的人提供擁有公民身份的路徑,創造每年14萬個僱傭工作綠卡。美國難民的接納年度上限將提高到12.5萬。

  補助少數、劣勢族群,彌合美國社會裂痕。拜登呼籲建立更多法律法規解決因種族產生的工資歧視的問題。拜登稱,他的團隊將探索因奴隸制和種族隔離的歷史問題,向非裔美國人支付現金賠償的可行性。他還承諾撥款三億美元給警察部門,以招募更具多樣性的警察團隊,並訓練他們建立和諧的警民關係。

  圍繞氣候變化實施綠色大戰略。對內包括:通過清潔能源建設來提高經濟增長潛力。拜登並宣布投入3000億美元研發新技術和清潔能源,爭取三十年內實現全美淨碳排放為零。對外包括:重新強化多邊外交,包括重塑和盟友關係,促進全球聯手解決氣候問題;聯合盟友聚焦G20國家化石能源產業的財政資助問題,對碳排放超標的國家實施制裁。

  三、中美博弈格局推演

  經貿格局方面,拜登上台後需要優先處理國內疫情以及國內經濟問題,所以短期內中美貿易大概率將維持現有格局。根據拜登─哈里斯政府提出的四個施政議題:抗擊新冠、經濟復甦、種族平等、氣候變化,抗疫和提振經濟將會是拜登政府初期的施政重心。目前美國正處於第三波疫情,日新增病例持續走高,疫情愈演愈烈。肆虐的疫情是拜登施展拳腳的巨大阻礙。同時,拜登還需要推進自7月起一直處於僵局中的財政刺激法案。在拜登專注於處理國內事務的這段時期,中美貿易格局將維持特朗普政府時期的狀況。

  後續在中美貿易關稅問題上,此前拜登屢次批評特朗普無限制施加關稅,目標不止中國,還包括加拿大、歐洲等美國盟友。拜登在競選綱領中就提出要廢除特朗普的關稅貿易政策,並倡導與盟友重新修復關係,加強聯合。未來拜登可能不會肆意揮舞關稅大棒來威脅中國,而是採取手術刀的方式將關稅集中在某些領域,最終部分領域可能會減少現有的貿易關稅,但會要求中國取消對國企的補貼,進行結構性改革。同時利用多邊貿易爭端解決機制、聯合盟友施壓採取集體談判及國內稅收政策來支持美國企業。

  可以確定的是,未來當拜登政府在考慮要改變貿易管制措施時,其會與美國商界進行更有效且積極的整合與溝通。因此在政策形成前的階段,政商兩界都能較好的預期他們在貿易政策上的行動,這種做法無論對於美國抑或中國商界都會有鎮定的效果,且新白宮施行的政策也會與一個完整的戰略框架捆綁起來。類似特朗普政府充滿個人主義色彩的推特治國將不會在新白宮中重現。

  在區域軍事格局上,類似南海、台灣問題上拜登政府所採取的行動不會像特朗普時期那麼任性極端,中美之間產生直接軍事衝突的風險會下降。但拜登政府預計會增加對中國的圍堵力度,例如可能聚焦在印太地區強化與當地國家及盟國的合作關係,推進在該地區用於遏止中國的勢力擴張的聯合行動。

  在高科技博弈領域,由於現在許多美國政治要員已經將其視為零和博弈,因此拜登政府不太可能扭轉中美之間在關鍵領域的科技競爭白熱化趨勢。但範圍可能會縮小至5G、人工智能、先進半導體、量子計算機等硬科技領域,醫療等的科技合作則可能增強。具體競爭手段上拜登政府可能會傾向於採取聯合其他國家制定具有排外性行業標準等方式。

  在氣候領域,拜登政府很可能會與中國展開合作,特別是在與拜登施政方向符合的「碳中和」領域。兩國政府現有被中斷的對話機制和平台及人文交流可能會部分恢復,相關移民及留學政策也有望重新放開。兩國對於碳中和計劃的共鳴或許將一定程度上減緩其他領域的緊張關係,圍繞清潔技術和產業升級的政策合作也將為兩國帶來新的合作機會與經濟增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