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訪談/徐堅:抗疫或成中美合作突破口大公報記者 孫 志

拜登正式宣誓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中美關係走向會如何?他會怎樣為美對華政策定調、制定什麼樣的對港政策?外交學院院長徐堅日前接受大公報專訪時指出,相較於特朗普對中美關係的肆意破壞,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將回歸理性,競合(co-petition)將成為主基調。而疫情防控是當務之急,也可能是雙方合作的突破口。但美國當前面臨空前分裂的政治危機,對於特朗普政府留下的對港爭議措施,拜登行動力有限。

  徐堅簡介

  •徐堅博士,現任外交學院院長,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曾任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參贊、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公使銜參贊、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

  對港政策行動力有限

  大公報

  拜登在香港問題上會制定什麼樣的對港政策,會取消特朗普政府所採取的對港制裁嗎?

  徐 堅

  民主黨傳統比較強調人權價值觀,所以對特朗普政府針對香港問題採取的一些無理措施,他未必會馬上取消,恐怕我們期望不能太高。但是香港問題,無論從政治還是經濟層面,大勢和大局已定,這不取決於美國的政策如何。中央政府有決心有能力把控好香港的政治穩定,同時保障香港經濟的繁榮穩定。拜登政府面臨着很多國內政治的掣肘,這也是這一屆美國政府的特點,很分裂的嚴重政治危機。所以他在這些爭議比較大的問題上行動能力是比較有限的。

  疫情防控是當務之急

  大公報

  拜登上任後,您認為雙方最先合作領域會是什麼?面對「美利堅分眾國」,國內問題無疑是當務之急,一些專家預測他真正面對中國會是在任期第二年,您是否認同?

  徐 堅

  拜登上台後中美潛在的合作領域還是挺廣的,疫情防控是當務之急,也是最容易上手、最迫切的領域。因為疫情本身是全球共同面臨的最大挑戰,包括中美在內,美國面臨的形勢尤其嚴峻。疫情防控本身主要是技術性問題,而不應該是政治性問題。應該可以期待,拜登政府應該比特朗普政府更為理性,把疫情更多地看成是一個科學問題,而不是甩鍋,抹黑中國。

  根據拜登當選前後的政治表態來看,中美雙方存在合作潛力的領域還有很多,比如氣候變化領域。

  可以肯定,他上台初期,首要任務就是內政,內顧傾向會非常強,主要注意力是應對疫情,解決內部政治危機、經濟復甦和社會分裂問題。但美國內政外交很大程度上是密切交織的。所以,他上台之後出於內政也好,外交也好,都得經常考慮或是面對中國因素。

  技術脫鈎有所緩解

  大公報

  您怎樣預判拜登任內中美經貿和技術脫鈎?您認為中美關係民間交往中哪些問題會有所緩和?

  徐 堅

  經貿和技術脫鈎的問題可能會有所緩和,經貿領域的摩擦競爭不會一下全面取消。拜登政府從他個人到他的班子,在經貿問題上,可能會更加理性,中美關係氛圍會有所緩和。高技術脫鈎大的趨勢可能還會繼續,我們要有足夠心理準備。

  從民間交流、留學生教育這些方面來看,有可能經過共同努力,雙方加強溝通得到一些緩解,但要回到10年前那種形勢不太可能。

  台灣問題為政治底線

  大公報

  台灣問題涉及中國核心利益,兩國應採取何種管控方式?在中國政府推進統一的關鍵期,如何塑造於我有利的戰略態勢?

  徐 堅

  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是中美關係最為敏感的問題,也是最重要的核心問題。中方應以適當方式讓拜登政府明白,台灣問題對於中美關係來說是涉及全局的,這裏邊沒有什麼玩火和遊戲空間。如果美國在台灣問題上不回到三個聯合公報,繼續試圖像特朗普政府那樣突破底線,那將是極其危險的。從力量對比上講,跟40年前相比,在解決台灣問題上,不管是用和平手段還是以非和平手段,我們的能力都是今非昔比。

  從拜登及其團隊對中國的了解來說,明白上述情勢應該沒有困難。如果明知故犯,中國大陸完全可以不需要理會美國的態度,可借鑒當年處理香港問題時中英談判的經驗,不再同美方談論台灣問題,可完全按照我們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

  民主黨傳統和特朗普遺毒並存

  大公報

  拜登對華政策取向與特朗普會有怎樣的差異?在大變局和世界力量再平衡背景下,請預測拜登對中美關係基調如何定位?

  徐 堅

  特朗普政府這四年對華政策幾乎把中美關係基礎破壞殆盡。拜登政府怎麼去處理前任給他挖的一個又一個大坑,確實有很多不確定性。我的看法是,他的對華政策至少在短期內很難完全擺脫奧巴馬政府某些遺產的影響,特別是民主黨涉外政策強調意識形態,強調價值觀。同時也很難短期擺脫特朗普主義遺毒的影響。比如說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期間,單方面採取了很多無理措施。拜登上台後不會馬上取消相關措施。

  我認為,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很可能出現一種競合態勢(co-petition),就是以競爭為主,加上一定程度的合作。這種態勢與前兩個階段的態勢有區別,因為競爭和遏制、對抗有質的差異,尤其是良性競爭關係。隨着中國國力的上升,美國對華選擇這種競合策略可能性比較大,主要注意力放在加強對華競爭甚至一定程度的遏制,同時也不排除跟中國保持一定程度的合作。

  警惕偽多邊主義苗頭

  大公報

  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最近出訪提到推行「偽多邊主義」會造成新分裂,反對多邊主義意識形態化,打造針對特定國家的意識形態同盟,這些顯然是根據一些苗頭有所指的。

  徐 堅

  王毅國務委員提出「偽多邊主義」這個概念很重要。多邊主義本質上是開放,一定具有包容性,這是多邊主義的意義所在。排他、封閉性的多邊機制則是「偽多邊主義」。這種現象在歷史上並不罕見,最為典型的例子就是北約。

  拜登在《外交》文章裏就明確提到,他上台後,要搞一個基於共同價值觀國家的首腦會議,同時也提到要打造針對中國的價值觀同盟。這個提法不管上台後是否會推動實施,至少是給人提了個醒,這就是新形式的「偽多邊主義」,至少是正在醞釀,風險是存在的。這對於中美關係的和平與穩定持續發展是不利的,如果任其發展對世界也是不利的。

  中美關係事關民族復興

  大公報

  您曾在文章中提到,美國因素是中國崛起與民族復興繞不開的最後一道坎,在夯實中國實力的戰略選擇方面,您有何建議?

  徐 堅

  我們一定要從戰略高度把握中美關係,要把它提高到民族復興大業的高度去看待,要認識到時間站在我們這一邊,中華民族復興大勢是不可逆的。只要能夠有一個相對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就一定能夠不斷接近並最終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目標。反過來說,如果說中美關係在這一段時期出現了大的問題,甚至是衝突或正面對抗,那這種形勢對雙方來說就是非常嚴峻的,中華民族復興的步伐和速度會受到衝擊和遲滯。

  在祖國民族復興大業與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交融時期,我們要始終保持一種理性的包容的態度去看待國內外形勢和中美關係。首先是做好自己的事,然後是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戰略,不斷適應世界多極化進程,按照我們自身能力為世界多做貢獻,穩定中美關係,維護和營造我們民族復興的重要戰略機遇期。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超越三大陷阱

  大公報

  您曾在《美國對華政策調整與中美關係三大風險》一文中提到:修昔底德陷阱、冷戰陷阱、金德爾伯格陷阱,您對未來中美關係三大陷阱有何新見解?

  徐 堅

  中美關係未來能否保持「鬥而不破」,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雙方能否超越三個相互關聯又各不相同的陷阱。

  超越這三個陷阱,最強大的思想武器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這個理念在習近平外交思想裏居於核心地位,集中反映了習近平外交思想在繼承和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上的一項重大理論創新。

  超越冷戰陷阱,是講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拋開大國之間意識形態上的矛盾,用新的認識範式去理解去把握大國之間關係。在全球化大勢下,兩種社會制度的國家共享一個全球化市場、全球化生產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二者只能和平共存,和平共處,和平競爭,誰優誰劣,最後看結果。這就從理論上超越了以意識形態去劃界的國際政治認識範式,即認為兩種制度的國家之間只能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關係。

  超越修昔底德陷阱,是講大國之間在安全上的相互依存關係。大國間核威懾擺在這兒,不可能用武力方式解決矛盾和問題,只能坐下來談。

  超越金德爾伯格陷阱,是講大國在國際治理上的共同責任。除了雙邊關係外,大國對於共同維護世界和平發展比起中小國家負有更多的責任。除了做好自己的事情,還需要共同努力,為國際社會提供公共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