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點重重/美「細菌戰」基地 德特里克堡大起底

  圖:德特里克堡470號樓曾被用於製備炭疽桿菌等生物製劑。美聯社

  【大公報訊】綜合《紐約時報》、Politico網站、《每日郵報》報道:美國無端指責中國不配合新冠溯源調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8日表示,若美方真的尊重事實,就應開放德特里克堡,請世界衞生組織專家去調查。位於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全稱是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前身是二戰期間建立的德特里克營地,與臭名昭著的日本731細菌部隊關係密切。過去數十年間,這裏多次發生致命病原體樣本丟失、泄漏等嚴重事故。2019年7月實驗室突然關閉,隨後美國就出現所謂「電子煙肺炎」。

  研生物武器 黑歷史無數

  德特里克堡基地距離美國首都華盛頓僅有50英里,但四面都是郊區,與世隔絕,本是一處被廢棄的國民警衛隊基地。1943年3月9日,美軍宣布德特里克地區更名為德特里克營地,並將其指定為陸軍生物戰爭實驗室總部,還購買了附近幾處農場,以提供更多空間和增強隱蔽性。

  此後數十年間,這裏為美軍和中情局(CIA)實驗各種致命病毒和毒藥,甚至進行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

  戰犯出任顧問

  美國國家檔案館文獻記載,二戰結束前美軍已獲悉日軍在華發動細菌戰的事實,並於1945年至1947年期間先後5次派遣科研隊伍進行調查,希望了解日軍「成果」。1947年,來自德特里克營地的希爾博士與臭名昭著的日本731細菌部隊主要成員面談76次,內容涉及人體實驗、各類病毒及生物武器在戰爭中的運用。在同年12月提交的報告中,希爾極力為731部隊戰犯請願免罪。

  美國和日本記者均證實,美軍與731部隊頭目、「惡魔醫生」石井四郎等人達成見不得人的交易,讓後者提供人體實驗數據和玻片,換取免除戰爭罪起訴。英美媒體此後爆料稱,美國不但為石井等人提供保護傘,還直接僱用他們作為生物武器顧問。

  平民淪小白鼠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許多美國戰俘在譴責美國的聲明上簽字,且部分人承認犯下戰爭罪。CIA在毫無證據支撐的情況下,堅信這是因為共產主義者開發出了「洗腦」藥物或技術。時任CIA秘密行動部總指揮、後來的CIA局長杜勒斯力推思想操縱研究項目(最初命名為Bluebird,後更名Artichoke,最後改為MK-ULTRA),並於1951年聘請猶太裔化學家戈特利布負責。

  戈特利布在德特里克營地建立了一個隱蔽的CIA特殊基地,研究如何摧毀人的意識再植入新意識。他的實驗品包括美國監獄內的犯人和醫院內的病人,以及CIA在歐洲和東亞秘密監獄中的囚犯。這些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淪為小白鼠,被用來測試數量驚人的藥物組合,且往往同時遭到電擊、剝奪感官等殘酷折磨。

  1954年,美國肯塔基州7名黑人囚犯連續77天被餵食「兩倍、三倍和四倍的致幻藥(LSD)」,最終生死不明。1953年,在德特里克營地工作的CIA官員奧爾森試圖退出,戈特利布下令給他服用LSD。一周後,奧爾森在紐約一間旅館墜樓身亡,CIA斷定其為自殺。但外界普遍猜測,他遭到了滅口。

  1956年,德特里克營地更名德特里克堡。20世紀60年代初,戈特利布的實驗以失敗告終,但他仍在德特里克堡為CIA工作。

  致命事故頻發

  德特里克堡令美國民眾感到不安。1959年起,抗議者每周都會在CIA門口聚集。1969年,美軍在德特里克堡建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宣布此地不再是生物戰基地,轉向「生物防禦」研究。如今,德特里克堡擁有美國軍方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儲存有伊波拉病毒、炭疽桿菌等數十種致命製劑與毒素,成為全球研究毒藥和解藥的前沿陣地之一。

  然而,本應防護嚴密的實驗室事故頻發,包括伊波拉病毒泄漏、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丟失等。

  2001年,美國多家媒體和兩名民主黨參議員收到附有炭疽孢子的信件,事件導致5人死亡。調查發現,信中炭疽菌株最早就是在德特里克合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