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終於援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訂立「禁蒙面法」之舉引起廣泛討論,當中大部分為煽情觀點,反映發言者對法律缺乏全面的認知。

  澳洲、加拿大等國家都有針對危急狀況的緊急法。香港的「緊急法」的起源可追溯至1922年,因此很多媒體上的文章稱之為「殖民地法律」。自那時起,該法例在過去幾十年間反覆修改,在香港回歸後亦在1999年和2018年有所調整。正因為立法會多於一次修訂此法例並通過修正案,所以它不再是「殖民地法律」。而根據《基本法》相關條款,「緊急法」在香港回歸後保持生效。1967年港英政府也曾引用緊急法來應付當時的嚴峻局勢。

  由於「禁蒙面法」是「緊急法」的衍生法例,理所當然需要提交立法會審議,以維護分權原則,並確保規例完全符合《基本法》的有關規定。特區政府制定「禁蒙面法」,符合所謂的「先訂立、後審議」原則。而高等法院已經兩次裁定沒有理由阻止「禁蒙面法」即時生效。

  香港的「緊急法」適用範圍很廣泛,一如世界上大部分的緊急法,這是自然不過和必要的。因為立法者當時不可能準確預測將來會出現什麼災難、突發事故和危害公共安全的狀況。就算是幾個月前,又有誰能夠預見到香港會發展至當前的局勢呢?特區政府這次引用「緊急法」,並不意味着如某些神經過敏的人士所說,特首可隨意針對任何社會問題再次援引「緊急法」來制定大量法例。所有法例都要針對當前局勢按比例實施,亦必須經過「先訂立、後審議」的程序。至於有人聲稱政府會沒收土地和充公銀行帳戶,簡直是一派胡言、危言聳聽。

  另外,所謂「『禁蒙面法』違反基本人權」,這個毫無理據的說法是偏頗媒體似是而非的攻訐宣傳。這種危言聳聽的話語無疑適合做新聞標題和電視新聞的引述。然而,社交媒體上有關人權的大部分解讀都忽略了一個重點──世上沒有絕對的人權。所有的人權都有合理的限制,對這個法律信條大家都有明確的理解,而且也都接受。沒有一項權利是絕對的,為此,有必要時時平衡個人利益、集體利益以及社會利益。

  新出台的「禁蒙面法」就是為了平衡社會各方的利益,它要求市民在參加「非法的、未經批准的集會」(即是「未獲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時不可遮掩面孔,這確實是必要的。而且,該規例已經充分考慮到豁免的情況,例如因遵從醫囑或者是健康原因可以戴口罩,因宗教原因也可以蒙面,或者是因職業和工作安全而需要戴面罩。政府訂立「禁蒙面法」的用意非常明確,就是為了阻止有人意圖在進行非法活動時通過遮掩面孔來逃避法律責任。

  令人感到很難過的是,香港近幾個月來出現了太多的蒙面暴徒,進行種種非法活動,而且這種情況愈演愈烈,實為香港之不幸。暴徒在街上搞「私了」,把司機從車上拖出來毒打,搶劫和焚燒商舖,持續破壞各種公共設施和交通系統,肆意砸爛提款機,甚至僅僅因為有市民說普通話就予以暴力攻擊。這些不法之徒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暴徒、縱火犯、極端暴力分子、無政府主義者。但是,如果把這些目無法紀的暴徒身份公諸於世,讓他們的家人、朋友和同事都知道的話,相信這些暴徒就不會這樣肆無忌憚地到處施暴了。

  蒙面可以讓人放手作惡。德語還產生了一個專有名詞來形容這種現象──「maskenfreiheit」,意思就是蒙面帶來自由。蒙面還令人產生一種歸屬感,覺得自己屬於某個群組、某隊人馬,當身邊的人都戴着同樣的面具、或者穿上相同顏色的衣服時,會不約而同地感到亢奮,覺得自己可以百無顧忌,渾身是勁。他們盡情地破壞,是徹頭徹尾的無法無天。總之,戴上面具、蒙着面孔,一個人就會徹底轉變。

  希望禁止蒙面參加非法集會的規定有助緩和局勢。但是,要解決當前的危機,還需要再進一步除掉所有面罩,繼續舉行對話,實現和解!

  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

  中國事務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