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2年來,香港遊行集會示威的活動從沒有停止過。港人在「人權自由」方面的權利也沒有被削弱過,那怕多年來「反政府」的傳媒人、政客或學生到西方「唱衰」香港,又或者與「台獨」勢力勾結,他們回到香港後也仍然行動自由,這些年香港也沒有任何人因「反政府」行為而被判刑,這種自由度,放諸世界也算是奇葩。

  今年3月,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由於亂港派存心阻撓,最終引起一連串風波。近日政府最終宣布「撤回」條例,但亂港派並不罷休,多次集會遊行中更有人高舉英美國旗、高叫所謂「光復香港」的口號。高舉英美國旗,要求美國國會制訂「人權法案」,意圖以制裁香港作要挾,請求外國去制裁自己的國家或政府,在西方一些國家已經算是干犯「叛國罪」。

  不過,香港有些人對這些叛逆行徑不以為忤,更自恃有能力威脅自己的國家與政府。究其原因在於:

  第一,不需要負上任何法律上的代價。香港的「國家安全法」至今仍然未進行本地立法,那怕在金錢上、行為上串通外國政府或機構,也不算干犯任何香港法律,那就是說公然勾結外國勢力,配合西方打擊國家甚至公然鼓吹「香港獨立」,政府似乎也沒有任何法律基礎予以拘捕。筆者相信這個問題將會導致在未來一段長時間,香港事務仍然會有空間被外國干預。

  第二,回歸以來香港政府一直沒有在制度上進行大動作的「去殖民化」工作。中國歷史不列作必修科,學校不進行「國民教育」,學校以「校本」方式授課,香港的教育在學科上近乎與內地「割裂」,學生沒有「系統性」學習或了解中國近代和現代的歷史發展。

  香港雖作為資本主義城市,但經濟結構過於集中在金融地產,經濟發展緩慢,青年人「向上流」困難。與回歸前比較,香港人的「優越感」下降,有人利用這種心理而喊出「光復香港」這種煽惑人心的口號。

  全世界每個地方的政府,都有各自要面對的問題。美國的經濟衰退、英國的脫歐困擾、中東的安全問題、俄羅斯的經濟發展問題等等。我們其實活在一個很「躁動」的世界。作為青年人與其光叫口號,不如實實在在為自己的將來努力謀劃,畢竟「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