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示威人士口口聲聲要捍衛言論自由,可是這場所謂反修例運動的崩敗就在眼前!為什麼呢?我們正眼睜睜地看着這場抗爭運動在扼殺言論自由。香港的言論自由就快氣絕人亡了,葬送言論自由的罪魁禍首可不是中央政府,而是這些暴力抗爭者,這點毫無疑問!

  香港由最自由城市變煉獄

  早前,我在網上看到了一個直播,讓我覺得萬分沮喪。屏幕上有位老人家,就在中環遭到蒙面「黑衣暴徒」毒打,那些從頭武裝到腳的暴徒還張開雨傘,掩蓋鏡頭,試圖掩蓋他們殘害手無寸鐵的老人家之罪行。

  蒙面暴徒的惡行簡直與納粹無異。我們清楚看到,那些黑衣暴徒肆意為惡,使幾十年來都是全球最自由城市的香港淪為一個法西斯煉獄。

  試問:那位老人家都做了什麼,遭到這班暴徒毒打?他難道犯罪了嗎?原因很簡單,老人家只是公開表達了自己的意見而已。僅僅因為觀點不同,他們就公然向老人施暴!

  換句話說,老人也只不過是在行使自己的言論自由而已。可是,暴力分子覺得別人持不同政見本身就是有罪,就應捱打、得到懲罰。這表明,對暴徒而言,表達不同的意見本身就是有罪,理應立即受罰,根本不需要司法程序,更不用法院審理。

  專欄作家盧綱(Alex Lo)在《南華早報》發表政論指出,即便是許多和平的示威者也因為害怕遭到欺凌而不敢與暴力分子割席。結果,越來越多的人選擇沉默,不敢對暴力說不。

  我堅信,大多數香港市民都渴望對這場延續數月的社會動亂能夠得到和平解決。可是,因為受到暴力威脅,結果必然是越來越多的人被迫噤聲。這是多大的諷刺!

  這場運動聲稱是為了捍衛自由與民主。須知,言論自由和法治是民主的核心元素。照理說,這些自稱捍衛言論自由的人應該非常樂意與不同政見人士交流觀點,應該很願意先聽取對方的觀點,然後自己據理力爭,最後達成切實可行的共識。畢竟,彼此討論、聆聽以及互相妥協的過程是建立一個健康而多元社會的核心基石。

  可是,現狀令人悲從中來,暴力分子與其他人之間的互動是這樣的:「你不同意我的意見?那就讓我好好揍你一頓!」或者是:「你要保護香港?那我就向你潑腐蝕性液體,看我不活活打殘你!」

  而在Twitter上的演繹則是:「你持相反意見嗎?那我就捂起雙耳封鎖你的意見。」我之所以在Twitter分享我的觀點,是因為很多人在我的Twitter上留言,說喜歡閱讀我的文章。但我最近因公務繁忙,未來得及回覆他們就已被封鎖。而我的帳戶是在我發布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帖文後被封鎖的,封帳的時序令人生疑。

  因為一小撮人喜歡用拳頭來對話,令我們正處於一個暴力滅聲、人人自危的局面。而越多人害怕抒發己見,暴力就越為肆虐,因為暴力分子認為沉默等同默許!

  言論自由就是這樣消逝。市民害怕抒發己見後被毆打,最終會導致自我審查。一旦習慣成自然,就很難回復昔日暢所欲言的心態。

  幾周前,新聞媒體和Twitter等社交媒體都在紛紛預測,共產黨很快就會派軍隊到香港「射殺市民,拘捕反共人士,把他們送返內地的集中營」。然而,水晶球都失效了,上述情況並未發生。我認為原因是中央政府正致力維護「一國兩制」。儘管某些人的言論是多麼不堪入耳、語帶侮辱、邏輯紊亂,並一次又一次干擾市民的日常生活,北京仍然努力地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的言論自由!

  號稱爭民主卻暴力滅異聲

  真正珍重言論自由的香港人應該把握機會止暴制亂,為全港市民的福祉着想,積極展開真誠對話。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Henry Litton)在不久前寫道:如果示威者真的重視他們的民主訴求,就應着手向中央政府和世界各國證明「一國兩制」模式行之有效,營造一種讓北京感到滿意的氛圍,以便「一國兩制」有機會被展延50年或100年。

  可惜的是,中央政府不願意插手干預香港局勢,反對派卻視之為暴力升級的一個機會。如今暴力很可能進一步升溫,去到一個別無選擇的局面,迫使中央調動軍隊來港實施戒嚴。

  若事態發展至如斯局面,我們須緊記,扼殺香港言論自由的是「黑衫」暴徒,而不是北京。

  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

心理學家、教育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