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蒙面法」由特首會同行政會議通過於今日凌晨起正式生效,同時,教育局去函全港學校校監及校長,指出在新規例下學生在校內或校外均不應戴上口罩或以任何方式遮蓋面孔。

  自今年六月暴亂發生以來,口罩已經成了這場暴亂的LOGO或象徵,全身黑衣黑褲、黑頭盔再戴上黑色口罩的示威分子,已成為市民的夢魘或恐怖分子化身,見之即避、思之即懼,陷入一片「口罩恐懼症」之中。

  而這裏面,更叫人看得膽跳心驚的,是黑色口罩下露出的是一雙年輕的眼睛、部分面孔和瘦小身軀,但扔起磚頭、掄起鐵通時的「狠勁」和那些身形高大的「勇武」分子沒有區別。

  因此,在這場暴亂中,口罩特別是黑色口罩,不僅掩蓋了暴徒的真面目,方便他們使用暴力去襲擊警察和毀壞公物,另方面也成了青少年學生加入暴亂行列、以身試法的「誘惑」和「陷阱」,他們以為戴上口罩就代表了「勇武」和「公義」,就可以為所欲為、肆意衝擊,也不會被認出及需要承擔法律後果。

  而且,不僅在暴亂場合如此,大批中學生還把此歪風帶回學校,上課也戴上口罩,彷彿隨時會把課堂當成街頭、變成「戰場」。其他同學不敢正視,一些老師也敢怒不敢言。

  因此,眼前在暴亂中以口罩蒙面,不是什麼個人自由或權利,而是不折不扣的暴亂「標誌」和向法治宣戰的挑釁行為;而學生在校內戴口罩上課,則是完全無視校規,公然以暴力分子自居及走向違法邊緣的違規行為。

  全港已訂立「禁蒙面法」,學校必須首先在校內落實,校方一貫有權禁止學生穿着奇裝異服返校,佩戴口罩上課製造不安、不倫不類,且可能是違法先兆,校方絕對有權予以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