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暴動罪被判刑6年的「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早前就定罪和刑期提出上訴,案件明日在高等法院審理。才服了六分之一刑期的梁天琦,迫不及待地希望透過上訴縮短刑期,早日出獄,然而香港卻有三個人不那麼願意見到梁天琦這一願望達成。

  第一個,是一直與梁天琦「稱兄道弟」的黃之鋒。作為近年風頭最勁的兩位青年政治人物,二人在公眾面前總是惺惺相惜。然而,6月17日黃之鋒刑滿出獄時,在支持者簇擁下表示,對自己錯過兩次反修例的佔領示威感到遺憾,強調未來自己會繼續抗爭。其借勢復出,博取政治光環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11月區議會選舉提名期開始當日,黃之鋒馬上報名參選港島海怡西選區,顯示不論是其個人,還是其背後的「香港眾志」,首要目標還是在現行的政治體制內獲得議席。因為沒有議席支撐,黃之鋒或「眾志」只是一個政治icon,而無實際的權柄或叫價籌碼。

  從區議會選舉,進階至立法會選舉,才是黃之鋒的如意算盤。若名氣和風頭都不遜色於黃之鋒的梁天琦提前出獄,在兩人擁躉高度重疊的現實下,黃之鋒如何能夠忍受梁天琦這位「好兄弟」來攪局呢?更何況,梁天琦作為首批因暴動罪被判重刑的被告,且沒有棄保潛逃外國,頭上光環的光芒遠光亮過因刑事藐視法庭只服刑2個月的黃之鋒。綜上所述,黃之鋒是萬萬不願見到梁天琦提早放監的,起碼在其坐上立法會議員席位之前,這一立場都不會改變。

  黃之鋒不甘被搶風頭

  第二個不願樂見梁天琦願望達成的,乃羅冠聰女友袁嘉蔚。此女憑藉「羅冠聰女友」的身份,從路人甲漸漸攫取少許知名度。眼見男友由默默無聞的「電競聰」,一躍成為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袁女士便也動了藉着從政實現階級跨越的心思,決定從「幕後走得更前」。由於她與黃之鋒都深諳「名氣不變現,就是Nobody」的道理,毫無政績的袁嘉蔚,只能絞盡腦汁地消費男友的光環和知名度,但凡接受媒體訪問,三句不離羅冠聰,且一邊抱怨不喜歡別人給她安上的「代夫出征」這一標籤,一邊又動情地憶述她與羅冠聰的「烽火戰地情」及她為了兩人共同的「事業」作出了哪些犧牲。這種精神分裂式的表演,就連其前黨友,被喻為「學民女神」的周庭也頗為不恥。

  第三位不願意見到梁天琦提前假釋的是初嘗成名滋味的「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岑子傑在「泛民跑馬仔」中苦熬十多年,終於迎來出頭機會,透過擔當「民陣」召集人這一角色,在短時間內獲取了相當的政治本錢和名氣,更榮升為黎智英的座上客,參與亂港行動的關鍵決策,風頭一時無兩,連外號「大將軍」的「社民連」主席吳文遠鋒芒也被其蓋過。

  曾經只是無名小卒的岑子傑,能夠有今時今日的風光,全靠「民陣」召集人這一光環,且預計未來還將繼續消費這一光環。據悉,他有意代替「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出戰沙田瀝源選區,同樣也是劍指議席,然後坐等「上岸」,位列頭面人物。

  然而,這場政治風波衍生的暴力已全面失控,就連漢奸黎智英亦呼籲「示威者」要冷靜思考,放棄武力對抗,顯然是擔心群眾運動朝着更加暴力血腥的方向發展,其與暴力割席的用意躍然紙上。岑子傑未免被貼上支持暴行的標籤,預計也會很快緊跟黎智英步伐,與所有的暴行割席,轉投主攻所謂「和理非」票源。在這一進化過程中,初試啼聲的岑子傑恐怕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看到梁天琦復出奪其輿論焦點,甚至與其「同場競技」的。

  在利益面前,上述這幾人估計都是決意要「各自努力」了。所謂同一陣營的情誼,可能最終還是那句:「我當你兄弟,你當我契弟」,不知梁天琦又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