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正式宣布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在整個止暴制亂過程中,這只是一小步,如果政府不能將《緊急法》和「禁蒙面法」的效用最大化,反而「強法弱用」,處處對暴徒克制留手,則引用《緊急法》非但無法止暴,反會被亂港派用作攻擊政府的武器。

  古兵法一直有雲「兵貴神速」、「雷厲風行」,政府如果真欲打擊暴徒,便應該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昨日下午3時召開記者會宣布立法,卻等到翌日凌晨才正式生效,這中間足足九個小時,不是明顯為亂港派及暴徒提供足夠時間,繼續戴着口罩大肆破壞,並且製造反政府輿論嗎?

  結果一如所料,昨日全港多區又發生大規模暴亂,參與者自恃「禁蒙面法」須待午夜才生效,於是大條道理戴着口罩搞事,亂港派亦能夠慫慂更多市民上街,並且為近來已開始失焦的運動重新注入力量。警方執法時也就勢必引起更大衝突,局勢前景反而更不明朗。

  較理想的做法,應該是政府召開記者會,對市民清楚表明「禁蒙面法」只針對有意違法者,良民根本不必害怕,然後宣布法例即日生效。如果暴徒乘機上街搗亂,警方正可即時行動以示新法。當「和理非」見到警方嚴正執法,便會對落場支持暴徒卻步,亂港派到此時才煽動民心便已然太遲(他們自身亦未必敢親身上街試法),這樣至少可在短期內稍遏暴力蔓延。

  雖然先機已失,但止暴工作還是要做下去,首先必須最有效運用「禁蒙面法」打擊暴徒,不能讓對方鑽到空子。據昨日政府記者會,「禁蒙面法」有三種豁免情況,包括健康問題、宗教信仰、專業或工作需要。既然有豁免,則要提防被暴徒乘虛而入。

  三種情況中,最需要注意的便是專業或工作需要方面,保安局局長已經表明,衝突現場的記者可以佩戴面罩,如今「假記」猖獗,難保到時沒有暴徒身穿一件印着「PRESS」的反光衣,便能假扮記者戴着面罩,做出種種暴力行徑。警方必須設法與在場記者協調,比如要求對方戴面罩採訪期間,要掛着記者證,上面必須顯示記者受僱於哪間傳媒機構。

  假記者猖獗

  另外有一種情況,便是在示威現場工作的人士,基於安全理由也能戴口罩保護自己。反過來說,如果暴徒能證明自己在附近工作,則可成為有力的抗辯理由,加上如今坊間有不少「黃店」,未必就沒有老闆會為暴徒「擔保」;至於宗教因素,是否在示威現場穿着宗教服飾,就一定不會被截查?這些情況都十分考驗警方的臨場應變能力,有關方面不能不預先提防和思考對策。

  再者,假若暴力情況長時間仍未有明顯改善,政府便應該檢討法例,考慮提高罰則。事實上,對比起其他民主國家,香港的「禁蒙面法」根本談不上是重罪,即使違法者被法庭嚴判,最多也不過監禁一年和罰款25000元。這樣能具有多少阻嚇力,需進一步觀察,必要時或須引用《緊急法》加推其他辣招。

  特區政府必須明白,現時在香港發生的,是一場企圖推翻整個政權的「顏色革命」,是一場真正的鬥爭,絕非幾次對話便能解決。政府已經再沒猶豫的餘地,必須從過去的錯失中汲取教訓,不能再輕易將主導權拱手讓出。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