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在遍及全港的警方與暴徒的衝突中,警察共開六發實彈。其中在荃灣一名18歲的青年中槍,一度危殆。反對派認為警察「使用不成比例武力」、「違反警例」,甚至「蓄意謀殺」等指控,全然不正確。

  首先,一些傳媒強調,「警察沒有生命危險」,所以不應該開槍。翻看一些視頻,或許開槍的警察沒有即時的生命威脅。可是,這只是抽離事件脈絡的障眼法。

  事件的起因是一群黑衣人群起攻擊另一名警員,一下子把他打倒在地,再用各種武器狂毆倒地警員。有視頻拍到,這些武器除了殺傷力稍低的雨傘之外,還有鐵錘和鐵水喉通等足以致命的武器。可以說,倒地警員的生命受到實實在在的威脅。這時,後來開槍的警長拿出槍,準備拯救手足。而後來被射中的蒙面青年則持棍打向警長持槍的手。青年暴徒這樣做,除了阻止拯救行動之外,還可能有奪槍的意圖。

  可以說,這時除了倒地警員萬分危急之外,開槍警長也身處險境,一旦手上的槍被打掉,隨時可能被暴徒拿槍行兇。這時,縱觀整個事態,警長開槍是合理的選擇,而且不得不為。他不但救了同僚,也避免了失槍。

  致命襲擊迫使警長開槍保命

  其次,有人認為,警長一開始就不應該用槍,而應該用警棍、胡椒噴霧等低殺傷力的武器。這完全是對警察的苛求。警長當時考慮的第一要務,當然是盡快救回同僚,而不是要和暴徒打擂台,暴徒手持棍棒,鐵錘之類的武器,警長不得不使用更高武力的武器,怎能繼續只用警棍呢?至於胡椒噴霧,每個暴徒都戴「豬嘴」和眼罩,胡椒噴霧已經無效。筆者曾討論過,激進示威者使用的武力和裝備越高,警察就必然要提升武力層次,這完全是被暴徒「逼出來」的。

  《警察通例》第29章「武力與槍械的使用」中列明:警務人員可在下述三種情況之一均可使用槍械:(a)保護任何人,包括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或(b)執行拘捕有理由相信剛犯了嚴重暴力罪行及在犯該等罪行後企圖逃避逮捕的疑犯;或(c)平息騷動或暴亂。今次事件中的警長使用槍械,滿足所有三項。

  還有人認為,警長即便開槍,也不應該「直接向人開」,而先要警告、向天開,即便「向人開也應該先打手腳」,不能「打心臟」。這種說法也是錯誤的。2007年5月,澳門發生警員向天鳴槍傷及途人事件,時任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鍾錦華曾向傳媒表示,香港人口稠密,向天開槍有潛在危險,流彈易傷及途人,因此警察通例對警務人員使用槍械有嚴格規定,並且不容許人員以向天開槍作為示警方法。向天開槍容易誤傷途人,一直廣受爭議。

  而開槍應該「打手腳」,則是一個「都市傳說」,事實上大部分地區警察訓練的時候,都會要求警察瞄準軀幹,而不是四肢。看電視劇警察練槍,那個靶子都是軀幹形狀,哪裏有四肢形狀的。原因很簡單,四肢細長,而且移動迅速,不好瞄準。軀幹面積大,移動緩慢,才能提高射中率,制止犯罪。

  最後,更有人搬出國際公約,說當中規定執法機關不能「不合比例地使用致命武器」。筆者查閱這份名叫《聯合國關於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槍支的基本原則》的文件,裏面分明寫道:在「其他方式無效或者不能保證達到目的」的情況下,可以使用槍支。而這正是當時的情況。

  可見,雖然警長開槍是個不幸的事件,但警長此舉不得不為,合法合理。倒是一些傳媒的報道,誇大其詞,極盡煽情,令人遺憾。

  比如一些傳媒強調受傷者中學學生的身份。用「對學生開槍」的聳動標題。事實上,暴徒襲警的時候,包得嚴嚴密密,誰會知道這是學生還是江洋大盜?警長沒有「對學生開槍」,只不過暴徒剛好是個學生而已。

  鎮暴止亂符合國際公約規定

  比如很多傳媒渲染警長「對準心臟」開槍,是意圖謀殺。而事實上,中槍部位大約在肩膀與心臟連線的中間位置,子彈主體靠近肩膀方向,只是有碎片距離心臟三厘米。三厘米在日常看來是一個很短的距離,但心臟距離肩膀也不過七厘米,碎片距離三厘米並不意味着警長對準心臟開槍。況且,中彈者還在移動着襲擊警長,並不是站着給警長瞄準,而且棍棒更可能擊中警長的手,干擾了射擊。所有的證據都不能支持「警長對準心臟開槍」的指控。

  香港不少媒體的記者在整個動亂中,報道偏頗,對事件不斷升級激化起到相當負面的作用。這次對開槍事件的報道方式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其他偏頗報道多如牛毛。比如「光頭警長」當初舉槍一幕就被一些媒體大肆抹黑,香港很多市民也紛紛指責。可是當大家看過整個片段之後,都會覺得警長舉槍合情合理,他現在在內地廣受歡迎,並非沒有對香港這些媒體「說不」的意味。

  在這次開槍事件中,一向對中國報道苛刻的紐約時報,倒是放出了逐個分析的視頻,基本上證明了警長開槍有理。這令不少黃媒憤恨不已。

  開槍事件是不幸的。更不幸的是,香港動亂越鬧越大,一些激進分子的「勇武」手段越來越激烈,類似的開槍事件是難以避免的。不少推波助瀾的媒體應該好好反思,是否要讓香港繼續付出血的代價。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