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間傳媒昨日引述政府消息,指政府最快今日會宣布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就《禁蒙面法》立法。有關《禁蒙面法》立法,自暴亂初期已有類似聲音,政府至今日採取行動,不能謂及時,但總是聊勝於無。同時也不能寄望《禁蒙面法》出爐後,便可以迅速止暴制亂,要是各級法院司法不公正嚴明,《禁蒙面法》只會淪為裝飾品。

  首先,政府必須釐清,《禁蒙面法》重點針對的是什麼人。對核心暴徒而言,恐怕並不在意《禁蒙面法》立法與否,之前多次遊行、集會,即使警方事前發出反對通知書,也未能阻止大批示威者參與,遑論圍毆途人、打砸車站、縱火、襲警等更嚴重罪行,暴徒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正在犯法,那他們又怎會介意區區多一條罪呢?何況暴徒蒙面本身就是為了逃避法律制裁,即使法例禁止蒙面,也不能期望對方乖乖照做。

  《禁蒙面法》最應該針對的,其實是在背後支持暴徒的「和理非」。這場政治風波之所以擴散得如此快如此廣,其中一個原因是「和理非」與「勇武」示威的交互配合。某些「和理非」的心態,說到底就是不想冒違法風險,所以只敢在背後支持或放任暴力。

  須切斷「和理非」與「勇武」聯繫

  以同樣有實施《禁蒙面法》的加拿大為例,違例者最高可被處以十年監禁。如果能讓「和理非」發覺,參與違法遊行集會,甚至為暴徒提供協助,不能用口罩掩飾身份之餘,被捕後甚至可能身陷十年囹圄,他們支持暴徒前便會三思,久而久之,則可切斷一定數量「和理非」與「勇武」的聯繫,當暴徒失去「和理非」在後提供「民心」,「勇武」就再無正當藉口,暴徒也會被孤立,警方就能更易執法。

  而比《禁蒙面法》更重要的,是政府引用「緊急法」的操作空間,在協助警方執法、搜證的同時,也要在社會上製造止暴制亂的氣氛。由六月至今,儘管衝突場面日漸升級,但香港社會始終未有一致反暴力的聲音。究其因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某些傳媒、網上討論區、社交平台、「連儂牆」不斷向市民煽動仇警、與政府對立的情緒。

  比如《蘋果日報》公然用「克警」一詞指稱警方,已完全失去傳媒應有的客觀和職業操守;連登討論區一直作為暴徒交流和分享策略的地方,竟然可公開討論如何製作汽油彈攻擊警員,甚至提倡殺警;而更加多的,是社交平台和各區「連儂牆」上數之不盡的仇恨言論,當中不乏老師、醫生、律師等專業人士,更有一大堆警員的個人私隱資料被示眾。

  如果任由這些鼓動仇恨的言論繼續蔓延,警方執法動輒得咎,政府舉辦對話寸步難行,止暴制亂從何說起?「緊急法」的授權包括對刊物、文字、地圖、圖則、照片、通信及通信方法的檢查和管制,既然如此,政府便應該禁止所有具煽動性的刊物出版、禁止市民在網上和「連儂牆」發布仇恨言論,清掃社會上的仇恨氣氛。同時,也希望法庭能明白當前社會情勢危急,重判違法者,才能向大眾傳達法治的正確意識。當市民得以從一個客觀角度理解事件,相信終會齊心止暴制亂。

  當然,要徹底走出目前的亂局,以上這些還遠遠不夠,政府要做和可以做的還有很多,有人提出賦予警方更多權力,例如延長拘留期限方便搜證,甚至建議乾脆推出「宵禁令」,這些都值得斟酌。據傳媒報道,政府引用「緊急法」後視乎情況,或會有更進一步的辣招,目前已在草擬中。姑且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