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日前發布經修訂後的《程序手冊》,就有關使用武力作出新的行動指引,包括面對頑強對抗及暴力襲擊時可以使用的武力手段和裝備。

  《手冊》列出警員面對不同程度對抗時可使用的六個武力層級,包括面對「頑強對抗」及「暴力攻擊」時,可使用包括胡椒彈、催淚彈、伸縮警棍、橡膠彈、布袋彈及「水炮車」。

  《手冊》還列明,面對「致命武力攻擊」時可使用槍械,致命武力攻擊的定義為「以毆打行動引致或相當可能引致他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

  毫無疑問,《手冊》是根據已經持續三個多月的暴亂而作出,具有較強的針對性;而更必須指出的是,面對眼前違法分子不斷升級的暴力,警方就武力使用作出提升,不僅及時,而且絕對有其必要。

  事實是,眼前對執法警隊使用武力問題的看法,已經成為是支持止暴制亂、維護治安和恢復法治,還是贊同違法暴亂摧毀香港的「分水嶺」。

  《面對違法暴亂分子已經陷入失控的「無差別暴力」,面對公共設施被任意砸毀破壞的事實,面對大批執法警員被「下下攞命」的瘋狂襲擊以及受傷警員人數增加,可以說,再嚴厲的執法手段也不為過,再強力的武力也算不上什麼「濫暴」和「濫捕」,包括必要時開槍自衛及鎮暴。

  反對派議員林卓廷等人昨日抨擊警方的修訂是什麼「可以任意開槍」,完全是一派胡言,執法者的武力完全是因違法分子的暴力而起,沒有違法分子的暴力就不會有執法人員的武力,是非不能顛倒,本末不能倒置。

  三個多月來,若非警員合理、適當、有效使用武力,若非執法人員勇於承擔起止暴制亂的重責,暴亂分子還不知要囂張瘋狂多少倍,港人社會還不知要被害慘到什麼程度。

  眼前,任何支持法治、愛護香港的市民,都必須支持警方使用必要武力執法,包括必要時開槍止暴制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