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串暴力衝擊,令不少友誼因政見不同而破裂,同為社會未來棟樑的青少年,也可因為一念之差而踏上成魔之路,現年23歲的胡Sir便有深刻體驗。他坦言,因為他的警察身份,有相識多年的朋友不問是非地排擠他,令他非常心痛,但他認為警察並非「一份工」咁簡單,在警隊內服務市民的心從無動搖過。

  胡Sir加入警隊四年,今年加入機動部隊。在7月30日葵涌警署被暴徒圍堵當晚,他曾一度身陷險境,與光頭劉Sir一同被多名暴徒包圍襲擊,遭雞蛋、刺激性液體濺中,左上臂被滅火筒擊中,身體多處有瘀傷,其後需休息數天,才能返回前線工作。

  胡Sir19歲中學畢業便投考警察,加入警隊前是少年警訊成員。他當時與劉Sir在少訊共事,獲劉Sir教導投考心得、正確的價值觀,想不到四年後在機動部隊能夠在他麾下繼續共同進退,可謂亦師亦友。

  胡Sir感慨,2014「佔中」後,同期的少訊朋友有人因理念不同而離開,部分人今日變成示威者。他稱年輕人可能一念之差,走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暴亂以來,有相識多年的朋友因為他是警察而不問是非地排擠他,但胡Sir認為,警察並非「一份工」咁簡單,他對警隊信念堅定,認同警察是在做對的事,毋須因輿論而畏懼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