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法》,必然引起蒙面暴徒強烈反彈,狗急跳牆,喪心病狂,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然而,令人困惑的是,時至今日,仍然有一些中產市民支持反「禁蒙」,稱特區政府的做法是限制示威者的自由。

  這種說法何等荒唐!四個月來,人們已經看到,不法之徒宣稱的「自由」,就是縱火的自由、襲警的自由、侮辱國旗國徽的自由、毆打不同政見者的自由、打砸公共設施的自由、洗劫無辜商舖的自由、阻塞交通的自由、非法集結的自由……在香港,這些「自由」已經成為恐暴的代名詞了。黑衣暴徒之所以敢於公然施暴,「蒙面」是一個重要原因。

  訂立《禁止蒙面法》正是為了有效打擊暴徒,並非要限制「和理非」示威者的自由,這個道理並不難懂。支持反「禁蒙」的人,或受「黃媒」欺騙,或被網上文宣所洗腦,或對暴亂的嚴重性質認識不清,堪稱「集體神志錯亂」,令人惋惜!

  「禁蒙」有什麼不對?

  金庸、梁羽生的武俠小說裏曾描述過許多蒙面大盜的形象,但凡要做見不得光的事情,才會蒙面、穿黑色的夜行衣。市民透過公眾活動表達自己的訴求,就是要讓政府聽到自己的聲音,並回應自己的訴求,是正大光明之事,為何要蒙面?筆者早在三個月前的7月9日,就在大公報的「點擊香江」專欄刊登過政論文章:《若非作賊心虛,何需蒙面遊行?》

  從「黑衣蒙面人」第一次出現在遊行隊伍當中,就已經暴露其圖謀不軌的目的。事實很快證明,這些「黑衣蒙面人」主動挑起事端,引發警民衝突,繼而襲警、縱火、打砸公共設施。他們在施暴之後,找個隱蔽之處,摘下面具,換一身衣服,然後逃之夭夭,這已是慣用套路。而最近一個月來,蒙面暴徒更是瘋狂,連「五項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也懶得喊了,蒙面上街,直接施暴,快速撤退,警察還來不及到現場,他們就已經逃脫,令暴力不斷升級。

  在這種情況下,「禁蒙」至少有兩大好處:一是提高警方追捕暴徒的效率,令暴徒無處可遁,形成強大威懾力。二是打消暴徒僥幸心理。

  幕後黑手操縱學生的一個重要手法就是灌輸「自我保護」意識,指導其蒙面。這一招也確實很靈驗,許多蒙面施暴的學生僥幸逃脫。「禁蒙」則可打掉其僥幸心理。

  香港是一個透明度很高的社會,在公眾活動中蒙面而行,嚴重違背了民主自由精神。況且,《緊急法》是港英時代創立,過去亦曾引用,為什麼港英政府可用,特區政府就不能據此訂立《禁止蒙面法》呢?由此觀之,「禁蒙」合法合理合情。

  為何不向國際慣例看齊?

  一聽到「禁蒙」的風聲,美國會眾議長佩洛西就帶頭攻擊;這些天,美國和西方媒體更是不遺餘力地攻擊香港「禁蒙」。一些市民看到了「民主國家」的「聲援」,似乎更有理由反對「禁蒙」。

  其實,「禁蒙」並非香港特區政府的發明,真正的發明者恰恰是美國人。1845年,美國紐約州訂立了反蒙面法;隨後,美國多個州訂立此法。如今,加拿大、法國、德國、西班牙、瑞典、俄羅斯等國都禁止示威者戴面具。其中,加拿大「禁蒙」最為嚴厲,違法者最高監禁十年。而香港特區的《禁止蒙面法》規定:任何人參與公眾活動不得蒙面,違者最高可判監一年及罰款兩萬五千元。另外,警方有權要求市民在公眾場合除下蒙面工具,違者可判監半年及罰款一萬元。相比之下,要寬容得多。

  美國政客和西方媒體一貫使用雙重標準,已見慣不驚;但香港的某些人一直喜歡用「國際慣例」說事,面對「禁蒙」已成為國際慣例的事實,這一次,為什麼不向國際慣例看齊呢?

  究竟要不要堅守法治底線?

  何謂「民主自由」?有一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清晰地揭示出「民主自由」具有鮮明的包容精神。

  蒙面暴徒的所作所為,難道是在捍衛民主自由嗎?有人說一聲「我愛中國」「香港人也是中國人」,就遭到暴打;有人說一聲「我支持香港警察」,就被圍毆、非法禁錮;有人清理「連儂牆」,也被黑衣人襲擊;有司機誤闖蒙面人鬧事區域,被打得血流滿面。還有大量警察子女,長期受到「黃師」的欺凌和歧視;更令人吃驚的是,在時下的香港,「中」字頭企業的門店都被打、砸、搶、燒,說普通話也極易成為蒙面暴徒襲擊的對象。如果這也算是「民主自由」,就應把這樣的「民主自由」送進棺材!

  我支持你爭取民主自由,但必須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這才是「民主自由」的核心要義。

  一個社會如果容忍暴徒逾越法治底線,所謂的「民主自由」必然淪為「暴民的自由」,令法治基礎徹底崩塌。那些至今還在支持反「禁蒙」的市民應該想一想:香港究竟要不要堅守法治底線?

  全世界都已經看到,香港已經遭受到自二戰以來最大的破壞,在非戰爭狀態下發生這樣的慘劇,令人觸目驚心!對於香港廣大市民來說,這難道是大家願意看到的結果嗎?如果香港變成了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方,「自由港」「國際金融中心」「東方之珠」等桂冠頃刻間都將灰飛煙滅,香港將變成「死港」、「殘港」。

  在蒙面暴徒肆意蹂躪香港的時候,難道還不應該訂立《禁止蒙面法》嗎?被反中亂港勢力和「黃媒」搞得神志錯亂的人們,應該醒醒了!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