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升讀的是英文中學,幾年後或許出國留學,友人常勸說筆者要好好加強兒子的英文水準,多些補習,甚至請外國人私人補習。筆者卻反其道而行,近期買了很多中國經典小說,鼓勵他多讀、多寫中文。

  香港長期一直重英輕中,英文是工作場合的溝通語言。這當然有它的合理性,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商業城市,業務來自全世界。如果英文流利,在職場肯定較吃香。近年隨着內地經濟崛起,香港人才要有競爭力,需要中英文俱佳。

  筆者認識頗多回流的青年才俊,小學或初中就到歐美留學,學成後歸來香港工作。英文的流利程度與外國人無異,但中文卻連一句完整的句子都寫不出。有個在商界很成功的高管曾感慨地自嘲:「不懂寫中文就好像身體有殘疾,尤其是與內地客戶聯絡更明顯看到這缺陷。」

  身邊有幾個海歸朋友,曾經很努力地去彌補這個缺陷,努力逼自己看中文書,甚至請中文補習老師。不過,他們都不約而同慨嘆,中文真的比英文難很多,尤其是年長後,記憶力衰退,日常瑣事多,總是記不入腦。不少人怨埋,父母太早送自己到外國讀書,長大後想惡補,已來不及了。

  中文是流傳在世的唯一一種表意文字,表意文字本身就比英文等表音文字要難學,加上中文有幾千年文化、歷史的沉澱,有很多弦外之音,學起來的確不容易。

  記得小時候讀書,學校要背誦很多唐詩宋詞,很多文言文、白話文的範文。要承認當時只是生吞活剝,背了後也一知半解,幾乎所有同學都很討厭默書。

  長大後卻感恩老師,寫文章時名言佳句經常不期然浮現腦海,以前不明白之處逐漸洞然明白。

  筆者有一個迫切感,希望在兒子記憶力仍然旺盛,未去外國留學時,努力誘導他多背誦中文,打好母語基礎。去到外國後,自然有學習好英文的語言環境,真的不必過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