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人過生日,一般要分公曆和農曆的,越是傳統的家庭,就越是講究循舊。所以,家鄉的長輩們,比如我的姨媽,每年的農曆七月二十五,都會很準時地發來消息,祝我生日快樂;而同輩的朋友們,則都會在九月初的這幾天,約我一齊吃飯敘會。

  漸漸地,我就形成了一個習慣:農曆生日這天,我會早早起床,在佛龕前供奉三炷香,緬懷母親、感恩生命。因為母親生前是虔誠的佛教徒,孩兒的生日,娘的苦日,不管什麼時候、身在何方,生日即時感恩日,這一點永不能忘;我還會在這一天,認真地思考一下過去的一年,有哪些收穫和遺憾。

  而公曆生日這天,則會被各種例行公事的短信和郵件狂轟濫炸:銀行、保險公司、航空公司等等的祝福總是極其準時,但未免太過刻板和商業化;朋友們的生日祝福豐富多彩,而且隨着年紀的增長,調侃和幽默越來越濃。比如,剛大學畢業那會兒,主題一水兒的「大展鴻途」、「越賺越多」;剛過三十歲,就開始分化成「早日抱得佳人歸」和「步步高升」;待過了三十五,提醒「多出汗多運動」的比例大幅度增加,就連身邊的朋友送生日蛋糕都選那種最不油膩的款,大概知道我橫向發展的趨勢已然不可阻擋。去年,一密友在生日這天零點,「巴心巴肝」地發來微信:「升遷事,道路阻且長;多吃點,小豬佩奇快樂多。」我一下子笑出聲來:真是了解我這個不求上進的吃貨。

  今天,我就開始三字頭的最後一年了。我只想許一個願望:讓我能夠重新擁有香港的舊時光。我是愛香港的,而且堅定不移。我是因為它的法治、安全、高效能管理而移居這裏的,過去的四年多,我在它的懷抱裏感受到了這個城市的親和、友善與溫暖,一如我兒時的憧憬和想像。我希望它能夠盡快地「好」起來,讓每一個生於斯,長於斯的人,都能幸福地前行。加油,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