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筆者在文章當中提及投資者應當注意一些較為前瞻性的數據,例如各國的PMI數字。結果過去一個月所公布的七月全球採購經理人指數,明顯地顯示出全球經濟正在繼續收縮,其中美國7月PMI跌至51.22的水平外,歐洲各國的PMI數字更已經普遍跌至低於50盛衰分界線以下了。而中國的PMI雖然略有回升但亦只是做出49.7的水平。由此可見環球經濟增長前景未見樂觀。

  更值得大家注意的是,美國道瓊斯指數於7月16日創出歷史性新高,觸及27398點水平後,未能繼續攀升,反而展開下跌浪的走勢,即使7月底美國聯儲局減息0.25厘,是10年來首次。筆者8月20日執筆時,更加已經跌至25962點水平。亦即是說短短一個月內下跌了1400點之多。

  當中有一個現象更不能夠不提及,因為歷史中多次出現經濟大衰退前也會顯現這個經濟訊號,那便是收益率倒掛現象。簡單而言便是較長期債券收益率跌至接近甚至乎低於短期債券收益率的水平。

  過去一個月,美國債券市場便出現此等情況,而且更有惡化趨勢,在8月份的第二個星期,更加曾經出現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度低於2年期短期國債收益率的現象。

  有些經濟分析師已經明言,假如情況繼續,美國經濟或許會陷入衰退局面。

  除卻以上這些從傳統經濟學角度分析外,筆者嘗試從另外一個角度找出端倪。特朗普一向是美國及美股的大好友,還記得在他展開中美貿易戰期間,不斷地說對美國是百利而無一害,更言明所徵收的額外關稅已經為美國即時帶來龐大收益……等等。但在筆者執筆的本周,特朗普的公開言論好像有微妙的變化了,他提及中美貿易談判雖然可能對美國短期經濟作出損害,但仍然需要出來抗衡。從以上說話可以看出,特朗普已經承認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實體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但讀者們不要只把焦點放在美國,或者中美貿易談判的問題上,因為其他地方亦有不容忽視的經濟狀況轉變。例如歐洲,意大利的總理已經正式辭任,當地政局處於不穩定狀態,再加上英國新任首相約翰遜,在脫歐問題上對歐盟的強硬態度,從而推斷10月底硬脫歐的機會幾乎可以肯定。而且近日阿根廷的政治局勢急轉彎,促使其國家貨幣急速貶值的狀況亦不容忽視,因為處理不好,真的有機會導致南美金融貨幣危機再次出現。

  總括而言,筆者對環球經濟狀況抱有謹慎態度,在經濟風險明顯增加下,讀者們的投資組合應該偏向保守及以防守型為主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