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將軍澳「連儂牆」前,50歲男子與整理「連儂牆」的青年發生爭執,後連砍3人,血濺當場。

  媒體爆料男子有內地口音,網路上瘋傳男子來自內地,本就激憤的民意更加沸騰。半日後嫌犯歸案,真相大白:嫌犯持有香港身份證,係香港市民,任職導遊。

  嫌犯斬人的原因眾說紛紜,有報道稱男子曾參加撐警活動,暗指事發因政見不合。更有目擊者爆料,男子在「連儂牆」前對青年大發雷霆,指責他們的抗議示威使他收入嚴重受損。暴力必當受到懲罰,但鮮血之中也應反思:是什麼讓求生計者砍了求民主者?是什麼讓香港人之間拔刀相向?

  答案很簡單:看不到希望。

  50知天命的年紀,任職在香港四大支柱產業之一的旅遊業。若是在往日,尤其在七八月的暑期,正是內地學生假期,舉家來港旅遊的內地遊客如過江之鯽,有經驗的導遊不說日進斗金,也應是生計不愁,而今,卻斬人泄憤。

  看看現今的香港旅遊業,就不難發現為什麼香港導遊感到沒希望:上半年訪港人數本來有兩位數的升幅,可到了七月首周訪港人數按年微跌1.5%,但八月首周訪港人數按年大跌31%,第二周訪港旅客按年續跌33.4%,旅遊業近兩月平均收入跌8成,更有大量受訪旅遊業者表示收入為零!最可怕的不是一時的艱難,而是看不到走出「至暗時刻」之日。兩個月來局勢不斷惡化,二十幾個國家發出訪港旅遊警告,更有國家醞釀撤僑,誰還敢來香港?

  看不到希望的,恐怕還不止旅遊從業者。香港機場停運一日,減少20.6萬客流、13863噸貨物,更重要的是依靠機場產業鏈過活的香港人無以為生。香港有多少人的生計依靠機場產業鏈?80萬!故意阻塞香港機場,就是故意斷了香港的生路。

  比機場產業鏈更慘的是金融業。局勢再這樣下去,恒指走勢怎麼樣大家都能想像到的,失業、開工不足沒有進帳的同時,市民在股市的資金也會一夜灰飛煙滅。前幾日,原本計劃在港上市集資百億的重量級公司「百威亞太」和「ESR Cayman」,無限期擱置了上市計劃,國際金融的中心已經成了國際金融的角落。

  全港七百多萬人,沒生計的不過只是旅遊業、金融業和機場產業?大錯特錯!香港今年經濟的增長預期是零!示威者所過之處店舖歇業、市面凋零、行人寥寥,正把香港變作一座傾城,一座孤城,一座死城,一座增長是「零」的絕望之城。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生計與民主本非水火不容,但真民主總歸不會是把香港人往火坑裏推的「民主」。抗議示威者不計「代價」,香港人的生計和希望就是他們從不計算的「代價」,即便抗議示威者僥幸取得了勝利,很難相信,他們上台後能顧及他們曾經不計的這些代價。香港人的生計和希望,不過是他們敲門磚、墊腳石。

  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也無人有置身事外作旁觀者的資格。混亂、無序、用暴力製造更重的暴力,恕筆者直言,這樣下去,看不到希望的不會只有一個50歲香港導遊,將軍澳斬人案是第一個,但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註:原文刊載於《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