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法治社會,然而日前在機場發生的衝突事件,實在讓同為香港人的我感到痛心。當晚,我透過電視新聞看到暴徒禁錮並圍毆兩名內地男子,對於暴徒阻礙救護員將傷者送院的行為,我更是感到憤慨暴徒當晚的行徑是超越法治、道德以及人道的底線。這還是我們認識的香港嗎?

  中美貿易戰與本港連月來發生的示威活動,讓近月零售、旅遊、消費市道顯著轉弱,裁員壓力更是若隱若現。作為商界的一分子,我深切感到投資者出現避險情緒,大多減持投資,整體的投資意欲大幅下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公開呼籲示威者「停一停、諗一諗」,並指示威活動嚴重地打擊本港的經濟活動。

  遺憾的是,部分年輕人卻說經濟好的時候沒受惠,為什麼害怕經濟轉差。我明白年輕人面對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是長年積累下來的「深層次矛盾」。

  從理性角度思考社會問題

  談到社會的「深層次矛盾」,重回理性思考角度,當然我們也不能期望政府瞬間落實重大政策就能夠即時解決所有社會問題。然而,現屆政府確實需要正視以及回應這些問題,避免問題進一步惡化。

  有人將今日社會發生的各種暴力衝突事件歸咎於教育制度出錯。我反而會想,近月被捕人士當中亦見老師身影,究竟是教育制度出現問題抑或師資培訓出現問題呢?《基本法》第二十七條保障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集會、遊行、示威等自由,但不可能有行使暴力的自由。教師的職責是教導學生,若然教師未能有效地管理情緒,又怎樣訓練學生正確地思考?

  事實上,很多年輕人對國家認知度不足,對國家的觀感仍然停留在改革開放以前。為了使下一代年輕人對國家有更強的歸屬感,我建議特區政府檢討現時課程安排,讓小學生或中學生透過校內常識課、通識課到粵港澳大灣區考察,了解國家的經濟發展機遇,讓新生代從小就有機會認識國家、了解國家。

  香港是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這完全可以歸功於警務人員努力執法。然而,這兩個多月來警員依法行使警權,卻被亂港派用作攻擊特區政府的藉口,甚至連警員的家人亦被「起底」、網上欺凌。警隊是維持香港治安最重要一道防線,我向警員無畏無懼的專業精神致敬。

  面對香港社會目前混亂局面,我認為這場風波只能透過各界冷靜下來溝通解決,部分年輕人的暴力行徑不單會賠上自己的前途,更會賠上香港的前程。環視世界眾多紛爭都可以透過談判溝通解決,即使中美在貿易方面的角力,兩國代表亦能坐下來磋商尋求解決問題。

  打個比方,我也是經營飲食業,員工調高工資的訴求絕對不是透過「打老闆」來爭取,顯然暴力與訴求是沒有關係的。雖然這場政治風波尚未完結,不過我認為溝通對話是有效解開各方心結矛盾的渠道之一,建議由政府主導組織不同界別、政見人士舉行公開的圓桌會議,由政府直接與各方持份者溝通,這樣才有機會達成共識。與此同時,即使政府未能回應持份者的訴求,亦有責任給予市民合理的解釋。另一方面,圓桌會議更要開放予本地及國際傳媒採訪,避免會議內容以訛傳訛,讓「有心人」進一步弱化政府的管治威信。

  這場政治風波讓本港經濟迅速惡化,最終受害的是每一名香港市民。年少輕狂,孰能無過,期望激進示威者迷途知返,避免民生經濟淪為政治鬥爭籌碼。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浙江省同鄉會聯合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