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農業社會,農民須待秋天收穫有了經濟收入,才能清還之前欠下的債務,成語「秋後算帳」由此而來,後來被引申為追究責任。但在香港,此詞與所謂「政治打壓」掛上了等號,成為禁忌,連教育局官員都說不會對參與罷課的師生「秋後算帳」。欠債不用償還,天底下恐怕只有香港才有這等「好事」吧!

  新學年快到,年輕人即將返回學校,亂港勢力為延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火種,發動罷課成為重頭戲,這是將大批無辜學生綁上「政治戰車」,連不知政治為何物的小學生都不放過。雖然社會上對罷課的反對聲音強烈,唯亂港勢力「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罷課必將發生,特區政府如何應對這場教育危機,保護青少年免受戕害,備受各界關注。

  教育局官員近日重申,「任何人士均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更不應以學生的參與作為壯大聲勢及施壓的手段」,因為不管罷課是一天或每周一天,都會影響學校的正常運作和剝奪學生的正常學習機會,甚至牽動情緒、衍生壓力,破壞校園和諧,影響深遠。但官員同時又大派「定心丸」,強調局方只會在罷課初期到學校了解整體師生缺席的情況,「但不會查詢個別教師及學生有無參與罷課,亦不會秋後算帳」,至於如何處理有關師生,則由校方「專業自決」。

  這就令人費解了,教育局一方面反對罷課,另一方面又說參與罷課不存在「秋後算帳」,即沒有任何後果,如此態度到底是阻嚇,還是放任自流,變相縱容?這麼說罷,如果警察對小偷說,我堅決反對偷竊,但不會秋後算帳,聽到小偷的耳中,豈不是大赦綸音,壯起賊膽大偷特偷嗎?

  至於說到如何處理參與罷課者,由校方「專業處理」,更予人為官怕事、推卸責任之感。堂堂教育局模棱兩可,不敢處理參與罷課的老師,更不敢得罪站在這些「黃色」老師背後的教協,怎麼能指望校方挺身祭起紀律,嚴厲處分,以儆效尤呢?

  香港教育出了大紕漏,除了歷史因素使然,亦因為教育部門主動放棄監管之責。被判入獄的戴耀廷至今頂着港大副教授的頭銜且不說,就近期暴力浪潮而言,有老師衝在前線,有老師惡言辱警,更有助理校長株連警察家人,詛咒他們的孩子早死。這哪裏是春風化雨的老師,根本是心腸極其歹毒的「巫師」;這哪裏是傳道授業、誨人不倦,而是散播仇恨、毀人不倦。但最令人驚訝的不是「黃色」老師之人格卑劣,而是他們遲遲未受到應有處罰,繼續掛着教師招牌誤人子弟。

  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少數師生參與罷課或許是行使他們的「自由」,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大多數學生及家長反對罷課,孩子們接受教育的權利不應被剝奪。教育界也要「止暴制亂」,對不務正業的老師不僅要秋後算帳,更要立即算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