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有幾克制?看看周末幾場國外的示威就可以看到。在德國柏林、漢堡、科隆的集會上,蒙面示威者都被警方要求一定要脫掉面罩,不得以任何理由遮蓋容貌。因為行得正企得正,你點解要遮面?蒙面人打的小算盤,全世界警員都知道,因此包括美國、加拿大等歐美諸國,都有禁止在示威中佩戴面罩的規定。本港示威者一再佩戴面罩,無疑是一種「攬炒」,難免令人將他們與「恐怖主義」相提並論。

  德國警方為什麼要脫下集會人士的口罩?因為在歐美地方,無論什麼集會,只要戴面具,民眾的印象就肯定打負分。德國法律更加明確,在如示威等公眾集會中不可以掩飾身份,以便警員能夠辨認,違法者可以被處一年監禁。

  唯獨香港近期的集會,亂港派每次集會必有口罩人;每次有口罩人,就必定有暴力,這個已經是不變的規律。每每市民譴責蒙面人的暴力行為時,亂港派一方面假惺惺道歉,另一方面又強調「不割席」。何解?因為一個唱紅面,一個唱黑面,配合默契,賺盡政治好處。

  亂港派一方面以可能秋後算帳為藉口,鼓動部分集會人士佩戴口罩,一方面將暴徒混入普通示威者中,從而遮掩身份。因為,他們知道暴徒的違法行為必定會遭到警方驅散拘捕,和平示威者也難免遭池魚之殃。他們就可以乘機炒作所謂的「警方濫用武力」,博取大眾同情。這不是「攬炒」又是什麼?試問,亂港派自回歸起舉辦這麼多次集會,有幾多沒蒙面的人士遭到秋後算帳?

  日前,工聯會工人俱樂部及民建聯地區辦公室再次遭到蒙面人有組織地破壞,加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雙親的墓地被破壞,內地撐警記者在機場遭到蒙面暴徒禁錮圍毆。可以看到,絕大部分蒙面人行動目的,就是以暴力恐嚇特定政治訴求人士,從而達到讓對方噤聲,讓媒體只能傳播自己聲音的陰險目的。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早前表示,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港澳辦的表態不只針對機場蒙面人圍毆內地人士,同時也針對蒙面人近期所作所為。

  對於恐怖主義,多國有不同界定,但大家都認可的標準是「不可避免地以政治為目的或動機」、「訴諸暴力或揚言要訴諸暴力」、「計劃要對目標或受害人以外的人物或團體造成深遠的心理影響」、「由具備可被識別的指揮系統及隱蔽細胞系統的組織指揮行動,其成員穿着制服或佩戴可被識別的徽章」。人們不禁有此疑惑,蒙面集會人士是不是全中?

  網民之前上傳一張香港蒙面示威者和「基地」組織的對比圖,兩者從裝扮上看基本沒有區別。如此情景,無法不令人憂慮。香港,正在遭受「恐怖主義」的嚴重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