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中的白骨精善於變形,但最終都逃不過孫悟空的火眼金睛。亂港勢力也如此,一時「勇武」,一時「和理非」,但萬變不離其宗,目的都是奪取特區管治權。民陣周日發動的大遊行波瀾不驚,令人驚嘆其「超凡」的操控能力,更暴露「大台」一直存在,動員搞破壞的能量不減,更多更大的亂象可能還在後頭。

  民陣一早揚言今次大遊行將是「和理非」,結果真的沒有出什麼大亂子,警方當然也沒有動武。這足以證明,沒有示威者濫用暴力,就沒有警方使用武力,指控「警方濫用武力」根本就是混淆是非,顛倒黑白。

  至於亂港勢力為何要玩「變臉」,原因其實不難理解。黑衣暴徒的連串暴行已經重創香港法治、文明及安全形象,尤其是連續多日擾亂機場運作、群毆及禁錮內地旅客記者,更加不得人心,哪怕是一向持雙重標準的香港記協及西方傳媒也無法再死撐下去,聲稱要「反暴力」。縱暴派最害怕的是和平偽裝被踢破,民意逆轉,所以不得不「認衰」,企圖挽回漸失的支持者。另一方面,中央止暴制亂立場堅決,香港警方勇於執法,共有七百多名暴徒被捕,其中不乏骨幹分子,其囂張氣焰遭到沉重打擊。

  亂港勢力需要時間休整,暫時潛伏牙爪,檢討下一步的策略。所謂「Be Water」,就是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暴力」及「和理非」交替進行。所以說,一日「和理非」只是掩人耳目的假象,但無法掩蓋其衝擊警察總部、立法會、中聯辦大樓的罪惡,無法沖淡侮辱國旗與國徽、挑戰一國底線的醜行,更不可能將暴力襲擊警察及一般遊客、市民的殘暴一筆勾銷。參與和平集會的市民,不要被暴徒綁架及利用,而應該勇敢地切割,大聲對暴力說不。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亂港勢力要「勇武」時便衝擊,要「和理非」時就和平,幾乎操縱自如,恰恰證明那個聲稱的「不存在的大台」,一直都存在,所有暴亂的背後都有黑手。所謂一切行動都是「市民自發」,正如手持鐵通、燃燒彈、美製榴彈槍等足以致命的武器卻強調「手無寸鐵」一樣,假得不能再假。

  說穿了,亂港勢力否認有「大台」無非是混淆視聽,企圖逃避指揮、策劃、組織的責任,這是吸取了「佔中」失敗的教訓,避免重蹈戴耀廷等「佔中」搞手因「煽惑」等罪名鋃鐺入獄的覆轍。另一方面,社交媒體的發展令組織動員更隱秘亦更便利,串聯策劃活動在虛擬的網絡世界進行,這是顏色革命的新形勢、新特點。

  但狼終歸是狼,即使一時披上羊皮,仍然是一隻狼。亂港勢力不達目的不罷休,「大台」已威脅接下來將有連場示威行動,不排除再有激進暴力,獠牙利爪又將露出來。對特區政府而言,應該如孫悟空對付白骨精那樣,管它如何變形,掄起法律的「如意金箍棒」就是了,因為嚴懲是暴徒唯一能聽懂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