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的遊行,為過去七十一天以來最「平和」的一次。主辦者「民陣」於是就大吹特吹,聲稱「向來遊行和平」,更有所謂的「民間記者會」聲稱,「警方不挑釁,便無衝突」雲雲。在其言論之下,彷彿他們是「無辜」的一群,彷彿過去從來沒有發生過暴亂一樣。但事實卻是,不論是「平和遊行」還是「暴力對抗」,都不過是亂港派這個「大台」操控下的不同策略而已,周日不過是一場「戲」,意圖壓下機場暴亂所引起的民憤。但必須指出的是,一日的和平絕不能掩蓋過去七十天的暴亂,亂港派必須停止一切對暴力的操控,否則他們暴力的本質絕不可能被「洗白」。

  「和平」背後充滿政治算計

  周日的「流水式」集會開始後,雖然有大批參加者離開維園後非法遊行到銅鑼灣、灣仔、金鐘及中上環,且令紅隧交通大受影響,但總體而言,並沒有出現故意攻擊警方、故意製造暴力的情況發生。許多市民對此或許會感到納悶:難道亂港勢力偃旗息鼓、「轉咗性」?事實絕非如此簡單,「一日和理非」背後有着狡詐的政治算計:

  第一,減低機場極度暴力所帶來的壓力。8月13日,香港國際機場在24小時裏發生的駭人聽聞暴力事件,不僅令全港、全國人民感到憤怒,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強烈關注。世人驚覺,這批打着「民主」旗號的黑衣人,本質是極度暴力的暴徒,對來自任何地區的遊客實行「無差別襲擊」,手段之兇殘令人髮指,更令民意開始逆轉。這一結果,令亂港派過去兩個多月來精心裝扮的「被壓迫的反抗者」形象徹底碎裂。對於他們來說,現在急需一場大規模的集會遊行,以重新構建其「和平理性」形象,以繼續煽動未來的暴力衝擊。

  第二,重新調整暴力對抗的手段和策略。對於亂港勢力來說,暴力只是一種手段,其目的是要瓦解特區政府管治威信、瓦解警隊執法意志和能力、加劇香港社會內部對抗,進而在年底區議會選舉中騙取更多的仇恨選票。但如果暴力持續不斷下去,固然可以獲得死硬派的支持,但卻必然會流失一大部分相對平和市民的支持;而隨着警方改變執法策略,從以往的克制,轉為主動逮捕,暴徒的有生力量不斷被削弱,長此以往,將會出現無人可用的局面。因此,亂港派需要一個喘息以「保存實力」、「留力再鬥」的策略。

  沒有「大台」之說不攻自破

  顯而易見,當下的「平和」絕非事實,而是意味着未來更多更大暴力事件正在醞釀。由此次亂港勢力的表現,可以體現出如下兩個事實:

  首先,「大台」操控能力令人嘆為觀止。一直宣傳「沒有大台」、「市民自發」,雖然沒有人會相信這是事實,大量的物資、數不清的資金都在說明有人在背後暗中指揮着一切,但一直沒辦法去證明「大台」的存在。

  但周日的遊行讓公眾看到,這個「大台」勢力之大、能力之強,實在令人吃驚。他們可以同一時間指揮暴徒襲擊全港10個警署;可以一夜之間調動兵力「聲東擊西」;也可以出動威力足以殺人武器;更可以「說停就停」,指揮數以十萬計的遊行示威者「保持和平」。一下子唱黑臉,一下子唱白臉,如果沒有「大台」,如果這個「大台」不是有着嚴密的組織性,這一切可能發生嗎?

  其次,更多的黑衣暴徒「新血」正在接受訓練。亂港勢力的本質意味着,他們絕不可能放棄暴力,也絕不可能保持和平。過去一段時間,超過700人被捕面臨審判,意味着其最有效的「暴力軍團」實力受到削弱,而隨着對抗物資運送受限,眼下是一個機會去組織、招納「新血」,並安排足夠的訓練、準備足夠的軍事物資,以為未來尤其是國慶以及區議會選舉前夕的大規模暴亂,做好準備。

  所有事實都在指向一個事實,即「大台」在操控暴力的多少、強弱、有無,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一日的「和理非」,絕不代表他們「轉了性」,而是意味着下一場更大暴風雨的來臨。可笑的是,昨日所謂的「民間記者會」還在稱「市民仍能井然有序,展示公民質素之餘,亦顯示只要無警方挑釁,便無衝突」雲雲。根本就是一群戲子在演戲,昨日演暴徒,今日演和平天使,神是他、鬼也是他。但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邏輯:沒有暴徒行兇,何來警方執法?顛倒是非,當全港市民都像他們一樣被洗腦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