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香港機場「黑暗一日」後,我們想問:為什麼第一位遊客被禁錮近4個小時後,才見香港警察現身?是香港警察反應速度慢嗎?非也,他們接到報案後馬上到達機場,竟然被機場保安攔住了,連門都進不去!這是怎麼回事?經過我們的調查發現,在連續幾日的混亂,以及鬧出內地人被打的事,香港機場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14日中午,刀哥以乘客身份,撥通了香港機場的客服電話。刀哥想知道,對於陷入混亂的機場,香港機場能不能管,有沒有管,要不要管。對方說:「集會人士在機場裏面有這樣的活動,我們管不了,我們沒有辦法預料他們(示威者)那麼激動,把整個機場運作破壞了」「機場當然有責任,我們應該立刻去阻止他們。機場也沒有縱容,而是立刻有職員去了解情況並報警,至於警員有沒有立刻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做的已經盡力做了」。

  刀哥大致聽出了兩層意思,一來機場方面已經盡力了,二來即便出現暴力情形也是警方沒有盡責。機場有沒有盡力,我們一會再說,甩鍋給警方,這位客服做得倒挺熟練。

  第一負責人竟站到二線

  一般來說,各地機場的治安均由機場自行負責,警察只有在機場方面報警,或者遇到其他緊急情況時才會出警。在第一位內地遊客長達近4個小時的被毆中,早有人報警,只是不知是機場職員報警,還是圍觀群眾報警。但當警員趕到後,機場保安拒絕警員入內,理由是「沒有發生罪案」。

  開什麼玩笑!有人已經失去人身自由,生命安全受到威脅,這還不算罪案?難道真的要等到出了命案?這才有了「風能進雨能進」警員不能進香港機場的怪象。

  香港機場取得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機場的正常使用。問題是,禁制令有用嗎?香港《航空保安條例》明文規定,任何人都不得損害機場內的公共設施,都不得危及機場內人員的安全。法律早就擺在那裏,關鍵是執法者的能力與意志的問題。

  我們先看「能力」。香港機場管得住嗎?

  香港機場的人員構成。機場管理局大約有1900人,而整個機場共有大致7.3萬人(包括航空公司的職員、地勤人員等)。但最近幾天的混亂中,我們甚至在鏡頭掃過的那一剎,基本沒有看到香港機場自身保安力量出現在相應區域,去行使維持秩序、阻止暴力行徑的正常職權,就算有,也是要麼和黑衣人有說有笑,要麼對違法行為熟視無睹。哦,不對,他們也挺忙的,忙着在門口擋着警員不讓進機場大廳了。

  據刀哥了解,在第一位旅客在機場被瘋狂圍攻長達近4小時裏,至少有兩批救援人員先後進入人群查看情況,但都沒有做任何處理就退出人群。有記者詢問現場一名機場工作人員:「沒有保安人員管嗎?」該工作人員表示,那邊有保安,但記者追問在哪時,這名工作人員含糊其辭。

  專業人士告訴刀哥,由於黑衣人已經威脅到了機場的正常運行,在人數較少的那幾天,機場完全可以要求保安力量將示威者驅逐,這合法也合規。  

  即使從較為大眾的視角看,在航班全部暫停飛行的這段時間裏,機場可以採取停空調、停水、局部停電等舉措,或者其他表達驅逐意願的舉動,然而都沒有。

  當香港機場變成黑暗森林,就連普通旅客行走其間也驚恐萬分。

  機管局作為機場秩序的第一負責人,在機場公共秩序的維護上卻站到了二線。我們有理由懷疑,香港機場管理局對示威者採取了姑息、縱容的態度。香港機場這幾天出現的聚集,是示威者藉着接機的名義出現在機場,不走遊行示威的審批程式,繞過法律的規制,似乎顯得機管局沒什麼管理責任。

  接機確實管不着,但一下子來了黑壓壓的一片,嚴重影響到旅客的正常通行時,機管局顯然需要採取行動。但結果又如何呢?所以香港機場說自己盡力了,你信嗎?

  管得住是一方面,機場的工作人員們想要管嗎?在極端人士發起的所謂「8.5大罷工」中,機場有超過3000人請了「病假」,放在7.3萬的總員工數中,比例不算低。這些人不僅不想管住混亂,甚至還可能為示威者大開方便之門,有這些「內鬼」在,示威者也能更加肆無忌憚。

  就在香港機場取得禁制令後,一署名為「空管主任」的人教黑衣人如何繞過禁制令:比如帶上護照假裝普通遊客,相互之間假裝不認識,每個人推個車佔用更大空間,等等。

  之前,關於機場內部人員暗中支持示威者的料就更多了,比如教授如何癱瘓機場,得用行李車堵住登機口;說T1比較重要,要搞T1……

  亂港勢力已滲透全港

  就像漫威電影一樣,九頭蛇已經滲透到香港的各個部門,機場概莫能外。細思極恐的是,示威者被放進了機場,如果其中混入了恐怖分子,導致劫機、暴恐事件的發生,怎麼辦?在這麼一個人流密集的地方,有這麼大的安全隱患,讓我們有理由懷疑,香港機場到底想要幹什麼?

  如果這不是姑息和縱容,那什麼才算是?

  香港機場給了示威者們庇護,示威者卻已經給了機場反噬。刀哥很困惑,香港機場為什麼還會繼續姑息示威者。

  第一,停擺一日,損失巨大,機管局本身的盈利都要減少2285萬港元,那到底是什麼讓它們解決問題的意願如此不迫切?機場停擺,也遠遠不是一個它自己的事。因為香港機場還貢獻了香港5%的GDP,代表着香港的國際形象。有媒體認為,香港機場癱瘓比中美貿易戰給香港的重創都要嚴重。

  第二,香港機場身處珠三角區域,應該說,這是全國空港最密集的區域了,很多機場和航線之間實際存在競爭關係。前些年,國際航空公司和旅客往往慣性地認為,香港是一個理想的中轉地,實際上,香港機場在航路選擇、城市依託等條件上確實也還有一些相對優勢。

  但它一旦因為某些原因沒落下去,無法履行一個國際空港的正常職能的,那麼珠三角的其他空港完全可以分擔它的功能。

  第三,最為可怕的是,一旦香港機場失去國際空港中心位置,再想找補回來,可就難上加難了。一位新西蘭旅客在香港轉機遇到示威事件航班取消,黑衣年輕人向她鞠躬請求諒解,她說,你們的事情我不懂,但我以後不會選擇在香港轉機了。新西蘭和泰國也被爆出已經制定計劃,必要時撤離在港僑民。

  言盡於此,香港機場,好自為之吧。

  原文刊於微信公眾號「補一刀」,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