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港澳辦與中聯辦共同在深圳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後,特區政府處理示威暴動便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座談會是向香港各界表達中央的立場與政策原則,香港人應該再無懸念或錯誤的政治幻想。特區政府要一改克制的政策,警務處返聘前副警務處長劉業成,專責處理遊行示威等大型公眾活動,反映了人事轉變帶來的政策轉向,政府與警察轉守為攻,防止暴動升級和擴大,警方不再只是驅散暴徒,而是拘捕暴徒,藉此來打擊削弱暴動的骨幹和防止再生力量,且起巨大的震懾效果。即使暴徒改變戰略,改用城市游擊戰般迅速轉移和提升暴動的武器裝備(汽油彈、氣槍等),亦抗衡不住警察同樣的急速行動和積極拘捕。

  星期一暴徒佔據香港國際機場離境大堂,從癱瘓香港鐵路交通和道路,更進一步癱瘓香港對外航空連接,結果導致絕大部分航班停飛,這是新機場啟用之後首次非因自然因素而停止運作的情況。網上甚至有據說是航空管制員指出整個空管系統的脆弱處,表面上說是提醒風險,實際是指引暴徒去攻擊香港空管系統,毫不顧慮此舉不單是癱瘓機場,更無視有機會造成空難,用數以萬計的旅客生命來滿足自己的政治訴求和私底下不可告人的陰謀目的。

  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指出,香港的激進極端示威活動已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行政長官更指斥暴徒用玉石俱焚的做法,將香港推上不歸路。二人的說話正說中關鍵處。

  止暴制亂不僅禁制當前的暴動,也着眼於抑制暴徒們走上恐怖主義道路,盲目地把自己的生命、附從者的生命與香港社會整體命運玉石俱焚。

  特區政府的攻勢是加強拘捕,特別是暴民中領軍的骨幹分子,在暴動場上打掉其領先造反的惡棍,並借逮捕個別暴徒,追緝其餘,順藤摸瓜地把他們的組織、指揮系統、通信聯絡和資金、物資供應的系統調查清楚,全面緝捕。

  所謂「擒賊先擒王」,警方先拘捕暴動領軍者,便可打擊暴徒的銳氣,其餘烏合之眾,容易內訌,也容易潰散。在示威暴動地點,一犯罪便拘捕扣押,先少後眾,便可將暴徒全體擊潰。游擊戰缺將缺兵缺財,又怎樣可以打起來呢?在地區上,只要有群眾對之威嚇,沒有領導,缺少人數,他們只會如過街老鼠那樣亂竄躲避。

  當暴徒還可動員千萬盲從群眾參與行動,政府若出動水炮車來驅趕非法示威,盲從群眾必走,暴徒便失去群眾掩護,怎樣對抗警察有組織的行動呢?水炮車射顏料水,把參與非法示威的盲從群眾以至暴徒標誌起來,便可逐個拘捕、收押,他們便不可能躲在人群中逃避,群眾也會害怕染上顏料水而撤退。這樣的戰略,準確落實的話,不用幾天便可把各區示威暴動收拾,政府和警察便可騰出手來鎮壓擾亂公共交通的暴徒。重兵出擊、大規模拘捕,不出一個星期便可止暴制亂。

  另一方面,中央與特區政府也要聯合出手。中央是打擊暴動生產鏈,對付涉事企業和人物,以及把美國在港介入的事實公開。特區政府在立法會復會後,在會議上譴責涉及暴動和破壞立法會的議員,並且支持政府按證據檢控有關議員。

  八月應該是香港止暴制亂的關鍵時刻,只要堅持和認真執法,平亂可期。   

  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