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的紅磡土瓜灣遊行以及周日「民陣」的維園集會,暴徒事前揚言會發起大規模暴力衝擊,尤其在周日有「民陣」的全面配合,更令暴徒事前摩拳擦掌,要在全港進行「攬炒」,警方亦因應周日的高度風險進行全面部署,準備迎來暴徒的垂死一擊。

  但最終卻出現反高潮,「紅土遊行」期間,暴徒一度想搞事,結果在旺角遇到警方布防後迅即逃去。至於所謂的「流水式」集會,暴徒也一度佔據馬路,但最終在港鐵最後一班列車開出前,暴徒亦全部逃走。這個周末無戰事,有人說是亂港派內的「和理非」開始佔上風,不支持不斷升級暴力雲雲。

  然而,香港無發生暴力衝擊是因為暴徒的良心發現嗎?不是的,主要是因為形格勢禁,因為大台的策略調整。香港要止暴制亂不能靠暴徒的良心發現,而是果斷的執法,如果暴徒及幕後大台有良心,香港會搞到如斯田地嗎?

  沒有暴亂何來催淚彈?

  周日的「流水式」、「發水式」集會,最終沒有引發暴力衝擊,也沒有警方清場、沒有催淚彈、沒有混亂和破壞,這說明一個事實:就是沒有暴力衝擊就沒有警方執法;沒有磚頭燃燒彈,就沒有催淚彈;沒有暴徒搞事,就沒有警方清場,當中的因與果,本與末是很清楚的。

  警方的職責是執法,如果沒有人犯法,示威者要表達政見關警方什麼事?就是因為有人搞事在先,才有警方執法在後,連續兩日的遊行集會都沒有射過一個催淚彈,正好說明不斷為社區及市民帶來催淚彈的,不是警方而是暴徒。暴徒不落區,市民何所害?

  連續兩日「無戰日」無疑令廣大市民鬆了一口氣,接連不斷的暴力衝擊,不但對香港社會秩序和安寧造成極大破壞,更嚴重損害經濟民生,令不少市民都患上「周末恐懼症」。然而,無暴力衝擊與暴徒的迷途知返、亂港派的良心發現並沒有多大關係,當中主要是兩大原因:

  一是警方的有力執法,令暴徒投鼠忌器。上周六的「紅土遊行」,其實暴徒同樣早計劃搞事,在破壞完工聯會和民建聯辦事處後,一班暴徒隨即遊行到太子,企圖到旺角警署破壞。結果警方卻早有部署,令暴徒難越雷池半步,及後暴徒本想改到尖沙咀警署搞事,但又被警方前後封阻,最終才悻悻然離去。這說明暴徒從來沒有放棄過搞事,不過因為警方的布防愈來愈精準,打擊愈來愈有力,才令暴徒知難而退。

  其實,近兩個星期已經明顯看到,警方不論從布防、士氣以及清場都有明顯的改善,警員不再克制讓暴徒有機可乘,令警署變成攻擊目標,而是在暴徒進襲前主動迎擊,不讓暴徒放肆。同時,警方成功拘捕了大批暴徒骨幹,有力地打擊暴徒的氣焰,隨着愈來愈多暴徒被拘捕,形勢已經開始扭轉,暴徒的實力已經大幅削弱,再沒有能力發動大規模動亂。

  這兩日的遊行集會,同樣有大批全副裝備的暴徒參與,如果不打算搞事何用全身裝備?最終他們沒有暴力衝擊,與其說是良心發現,不如說是形格勢禁,貿然搞事不過自招牢獄之災。

  二是亂港派正在調整策略。在連場風波中,亂港派雖然強調所謂「不割席」,但前提是對他們有利益才「不割席」,如果得不償失自然是重新調整策略。毫無疑問,持續幾個月的暴力衝擊,已經引發社會民意極大反感,亂港派一邊縱容暴力,一邊禍水東引,不斷將暴力示威引入地區,更遭到不少市民批評,尤其是上周二的「機場襲擊事件」,更令民意進一步逆轉,令亂港派要急急召開記者會道歉。

  同時,社會上的止暴制亂氛圍已經形成,不同界別、不同市民近日紛紛發聲反暴力,「守護香港大聯盟」上周六舉行的「反暴力、救香港」大集會有多達47.6萬人參加。社會上反暴力的民意不斷凝聚,這對於亂港派構成極大的壓力,如果繼續任由暴力不斷升級、失控,必定會引火焚身,將之前贏到的籌碼通通輸光。

  急「吹雞」調整策略

  所以,幕後大台在「機場襲擊事件」後隨即一錘定音,將暴力衝擊轉為「和理非」,利用各個極端討論區造勢,要求「勇武派」停止暴力,讓「和理非」上場,而「民陣」集會更是亂港派一次策略上的大調整,將主調改為「和理非」抗爭,集中催谷9月的罷課以及再發起全港性「三罷」,目的是將風波一直延續下去直到11月的區議會選舉。

  如果不讓「和理非」路線重新佔主導,再來幾場大型的暴力衝擊,不但會有更多暴徒被捕,進一步重創「勇武派」實力,而且會引發更大民怨,對亂港派選舉不利。因此,幕後大台才要急急「吹雞」調整策略,於是才有了兩天「無戰日」,當中不過是策略調整使然,不代表幕後大台會收手。這場風波相信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大台要再掀起大風浪恐怕並不容易。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