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揭曉了,得獎的五部作品是:梁曉聲的《人世間》、徐懷中的《牽風記》、徐則臣的《北上》、陳彥的《主角》、李洱的《應物兄》。前三位作家的作品讀過,後兩位的名字和作品都很陌生。

  茅盾獎評選對象是十三萬字以上的長篇小說,是中國文學的最高獎項,是國家的文學品牌。獎項由中國著名作家茅盾先生倡議,由中國作家協會主辦,每四年評選一次。一九八二年首屆公布,至今已近四十年。其基金是茅盾先生捐出的二十五萬元稿費,最初獎金為幾千到五萬。二○一一年,由香港商人李嘉誠捐助,獎金提高到五十萬人民幣。雖離諾貝爾文學獎金約一百萬美元還有相當距離,但在中國已是一筆高額獎金了。

  任何文學獎項包括其他評獎項目,在網絡社會都一定會受到批評,茅盾文學獎也未能幸免。茅盾獎每屆得獎作品有二至五部,多是現實主義作品,如《許茂和他的女兒們》、《黃河東流去》、《沉重的翅膀》、《平凡的世界》、《白鹿原》……它們或反映當下現實,或反映歷史現實。評獎的價值標準、評委的資格、評選的過程常受到質疑和批評,年輕人的聲音更偏激一些。

  我也常當香港文學獎的評委,明白要從二三百本作品中選出一二不是易事。除了出心公正,其實得獎的必是各種標準比較、平衡的結果,它會受到評委眼界、喜好、審美諸因素的影響,同時又是各評委間溝通、協商、妥協及少數服從多數的結果,只可做到相對公平。有批評聲音難免。

  我驚喜地發現我喜歡的徐懷中在此屆得獎名單中。他是軍旅作家,九十歲高齡了。其作品《牽風記》寫的是劉(伯承)鄧(小平)大軍進軍大別山的故事,以青年男女愛情作主線去敘述。這承繼了他作品的特點。當年他一部《我們播種愛情》,寫援藏青年的理想與愛情,牽動了無數年輕讀者、也包括我的心。

fanxinw@hotmail.com

逢周一、三、五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