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題:瓊中南坵村積極抓黨建,發展多項產業

  聚攏民心一起干,建設特色旅遊村

  8月12日上午6時許,一輛大貨車駛入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中平鎮南坵村養鴨示範基地,來自海南陸僑集團有限公司的收購商剛剛從車上跳下來,脫貧戶黃秀東、潘文金等人便迅速圍聚過來幫忙抓鴨裝箱。

  「昨天晚上上脫貧致富電視夜校時無意間提了一句,沒想到今天竟有這麼多人趕過來幫忙。」村民的積極踴躍,在南坵村駐村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隊長楊克明看來實在難得。作為瓊中曾經唯一的深度貧困村,南坵村從理順黨群、干群關係着手,不斷夯實基層黨組織根基,志智雙扶激活群眾主人翁意識。

  用真情凝聚人心 拉近干群關係

  一場暴雨過后,楊克明和幫扶幹部們同往常一樣開始巡村訪戶。「楊書記,進來坐坐?」途徑一排黛瓦白牆的新式民居時,脫貧戶鍾永強從門后探出頭熱情地打招呼,一旁「努力奮鬥進小康,幸福不忘共產黨」的火紅對聯格外醒目。

  這是海南日報記者8月12日下午在南坵村見到的一幕。

  因思想觀念落後、產業發展單一,2016年南坵村貧困發生率一度達34.3%,成為瓊中唯一的深度貧困村。「村『兩委』班子軟弱渙散,省里也派了幫扶工作隊下來,但村民始終不滿意。」南坵村彭田村小組組長陳宏宣介紹,過去村里的黨員幹部在群眾中的威信不高,村民各行其是、一盤散沙,村容村貌也呈現着臟亂差的景象。

  2018年5月,根據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統一調整,一支由省民宗委、省農發行、瓊中縣交通局三家單位組成的「加強版」幫扶工作隊聯合入駐南坵村,可村民們並不領情,「省里來的,不可能跟我們一條心。」

  聽到村民們的議論,剛剛上任的工作隊隊長楊克明有點懵:自己什么都還沒做,就「失了民心」?他開始想着法子與村民「套近乎」。經過連續幾天的觀察,他發現村委會辦公室旁邊的小賣部是村民們的「據點」,茶余飯后大夥兒總喜歡聚在那裏閑話家常。

  「小賣部是村里各種訊息的匯總和發散地,不如就從這裏着手。」一番打聽,楊克明得知小賣部老闆娘梁玲被頒發了光榮烈屬牌,卻沒有得到應有的補貼及慰問物資,儘管多次反映,問題始終沒能得到解決。隨即他第一時間趕往縣民政局反映情況,很快尋求到解決辦法。

  「你們有啥難題,找楊書記准沒錯。」梁玲自此成了楊克明的「鐵桿支持者」,越來越多的村民也開始放下成見,把這群外來的幫扶幹部當成自己人。

  打「黨建+」組合拳 解決群眾困難

  拉近干群關係只是第一步,幫扶幹部們心里清楚,要想把群眾、黨員、幹部串起來同頻共振齊發展,必須用好黨建這根「綉花針」。

  駐村的第二個月,幫扶工作隊在南坵村主持召開村民小組的黨小組會議,同時要求下轄6個村民小組每月定期舉行村民小組的黨小組會議,將所有黨員聚在一起集體商討村內事務,真正發揮戰鬥堡壘作用。

  「整村推進工作一直停滯不前,得找人催催施工隊」「人居環境整治工作,各村民小組的黨員要做好帶頭作用」「村里停電了要及時去縣里借發電機,不要影響危房改造進度」……借助黨建工作例會制度,南坵村大大小小的民生難點與重點被一一消滅,同時構建起良性暢通的黨群、干群溝通渠道。

  「以前黨員幹部在群眾心里沒威信,在村里推進一項工作可真是太難了。」南坵村下田坡村民小組黨員李獻平感嘆,自從抓好了黨建引領這一龍頭,村里迸發出一場由內而外的鏈式「裂變」。

  去年8月,南坵村在人居環境整治工程中拆除舊房、危房時,遭到村民的極大反對。王月蘭等一批黨員帶頭拆掉自家的舊房,並挨家挨戶上門給村民講政策、話思想。憑着全村黨員幹部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的協作精神,不到短短半個月便消除了大夥兒的顧慮,比預期提前一個月完成人居環境整治任務。

  村民們的信任與理解,得益于黨員幹部們的用心用情。「我們組織19名年輕黨員與21戶脫貧戶結對子,同時開展黨員『1+10』聯戶制度,即10戶村民配備1名黨員『管家』,確保群眾困難第一時間得到解決。」村幫扶幹部介紹,如今南坵村不定期開展「廣場舞跳起來、籃球賽比起來,紅歌唱起來」等活動,讓黨員幹部和群眾在豐富多彩的文體活動中得到充分交流。

  調動村民積極性 多項產業齊頭並進

  步入南坵村彭田村民小組,一片綠油油的桑樹長勢喜人。去年10月,幫扶工作隊提出要發展種桑養蠶產業,陳宏宣第一個反應是「瞎鬧」,隨後改變了主意。

  「剛開始心里沒底,因為前兩年我們村種養過桑蠶,連續好幾次都失敗了。」全憑着對幫扶幹部的信任,陳宏宣帶頭將自家4.6畝水田翻種上桑樹。

  引進專業公司進行標準化管理,邀請養蠶大戶「傳經送寶」,籌措資金幫建村集體蠶房,當地政府及幫扶單位通過加大扶持力度,共吸引20余戶參與種桑養蠶產業,如今鬱鬱葱葱的120畝桑田正迎着陽光長勢喜人。

  有了可持續發展的產業,村民們的積極性也日漸高漲。

  去年10月,南坵村引進海南陸僑集團有限公司,由該公司免費提供鴨苗、飼料並定期定價收購成品優質鴨,政府建設規範化示範基地,致富帶頭人及貧困戶負責日常養殖的模式,發展養殖品質鴨。

  在領到政府發放的3000元扶貧資金入股養鴨后,脫貧戶黃秀東幾乎隔三差五就來養殖基地轉悠轉悠,幫忙打掃衛生或是餵食飼料。「賣鴨的錢我也有份,當然得出點力。」

  將企業、村集體與村民的利益捆綁起來,分散的錢、人、地集中起來,南坵村不僅把桑蠶、養鴨等產業辦得紅紅火火,並推進完成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建設項目,讓村容村貌煥然一新之餘,打造出獨具特色的旅遊村寨景觀帶。

  「我們將村里的閑置農舍改造為民宿,組織村民到海口參加旅遊培訓,由村民成立公司自行管理。」村幫扶幹部介紹,南坵村是通向七步水瀑布的必經之地,具備發展鄉村旅遊配套服務的先天優勢,目前村里已有10間客房對外開放。(海南日報記者 李夢瑤 通訊員 王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