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暴徒可惡,香港記協更是醜惡到了極點。昨日發出聲明稱「對於近日兩宗內地傳媒記者拍攝示威者時受阻表示遺憾,並譴責暴力對待記者的行為。為了避免引起誤會,記協亦呼籲內地新聞工作者,在港採訪大型示威活動時,清楚展示其記者證件。」雲雲。僅僅用「遺憾」來表達對事件的態度,甚至要將問題怪罪到「記者沒有展示其證件」。說明了什麼?說明記協根本就是暴徒的一夥。如果記協的邏輯成立的話,一個沒有展示證件的記者或普通人,就可以肆意被行私刑了嗎?

  前晚《環球時報》記者被圍毆、被非法禁錮、被辱罵,但凡有丁點正義感的人,都會為此感到極度憤怒。為什麼?因為這已經觸及到最基本的道德底線,如此對待一名記者、一名內地同胞,已經毫無人性可言。但令人感到吃驚的並不只是黑衣暴徒的滅絕人性,而是香港記者協會的回應,已完全超出了一個中立、客觀傳媒組織的最基本底線。

  第一,聲明中稱「對於近日兩宗內地傳媒記者拍攝示威者時受阻表示遺憾」,又進一步解釋:「先後發生中通社記者被示威者要求刪除照片,以及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圍困、搜身及捆綁事件。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佩戴記者證。」

  反將責任歸咎受害者

  《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所受到的難道僅僅是「受阻」嗎?這是極度兇殘的毆打,這是犯罪、這是私刑!面對如此嚴重的罪犯,記協沒有譴責,以「受阻」來輕描淡寫這類暴行,且僅僅是以「遺憾」來形容。如此表現,說明記協無非是想包庇黑衣暴徒。這種記協,還佩得上「記者」二字?

  第二,聲明中稱「記協亦呼籲內地新聞工作者,在港採訪大型示威活動時,清楚展示其記者證件。」這一句更為陰險,是意圖將所有毆打的責任歸咎於《環球時報》記者沒有佩戴記者證,全部事件都是由這名記者引起的。這是可怒之極!就算是一個普通人,面對這些暴徒,也沒有任何義務要表明自己的身份;更何況,付國豪根本就沒有在採訪毆打他的黑衣暴徒,為什麼一定要用記者證來證明自己「不應該被打」?

  而從畫面所見,付國豪的所有隨身物品,曾被洗劫一空,包括他的名片或記者證極有可能被暴徒偷走。退一步講,在如此危急情況下,拿出《環球時報》記者證,暴徒就會放過他嗎?數日之前,香港中通社記者,已經表明了自己是記者的身份,仍然遭到暴徒惡意對待,這已經說明了問題。

  香港記協,到底是站在什麼立場、和暴徒是否一伙?其實,這個組織從回歸前開始,就扮演着一個極其不光彩的角色。回歸後更是直接成為政治操控的一個工具。對特區政府、對中央政府極盡攻擊之能事。戴着記者的頭銜,做的是骯髒的勾當。但這次,實在太醜惡,已經毫無人性可言!如此組織,是香港之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