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籍夫妇

  我昨(前)日已抵达机场準备回国,但因航班被取消而滞留香港。无奈今(昨)日又再无法登机!我们只想回家,你们有示威自由,但为何对我不公平?

土耳其男旅客

  趁周末来香港玩两日,滞留未能按时到越南公幹。他激动地与暴徒理论:“你哋今晚示威完可以返屋企冲凉、瞓觉、返工,放工之后再嚟过,但我哋今晚要瞓机场!你哋要求人权,为何又剥夺我哋人权?你想要自由,我都要自由!你哋对政府有诉求,点解係我哋(旅客)受害?又唔係我哋攻击你哋?点解你哋唔揾政府,唔揾警察?”

葡萄牙旅客Luciano

原本昨晚飞回葡萄牙里斯本的航班受阻,“我喺澳门工作,已经两个多月冇见家人,佢哋都等紧我返去。返去只团聚一个礼拜,而家已经无咗一日。”他称,“我明白佢哋有诉求,但呢个唔係合适嘅手法,我真係好唔开心。”他预计昨晚要滞留机场,希望今早可以有飞机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