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來暴徒衝擊武力持續升級,更蔓延到港九新界十八區。他們口口聲聲「無大台」,又否認收錢搞事,不過近日開始出現很多「勞資糾紛」,有搞事分子開始覺得自己收錢太少,更有人擔心畀人捉到的時候卻沒有人保護。

  無名氣無「法援」

  網上流傳兩個暴徒對話的截圖,內容提到有人向「吹雞人」確認如果比警方拘捕時是否一定幫手保釋及找潘熙資深大律師協助。「吹雞人」卻反指「冇咁多錢畀保釋」,又指而家要是被傳媒「影大頭」或大學學生會人物先有得保,其他普通前線要自己搞掂。

  該名暴徒認為而家做前線風險不斷提高,卻沒有任何保障,因此要求加價。「吹雞人」不屑稱「唔做可以搵南亞人做」,更稱南亞人「仲好打」,不過同時承認「上頭」收緊水喉,所以要減價。被揶揄唔打得的暴徒惱羞成怒,威脅爆「吹雞人」大鑊,然而「吹雞人」卻若無其事,更指即使爆大鑊都無人信。

  鄭晴聽落,暴徒收錢「做事」早已不是新聞啦,不過如今大水喉收窄,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分分鐘更會被用完即棄,此時此處真本性便顯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