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美貿易衝突升級影響,上周人民幣匯率跌破「7」這一心理關口,隨後美國財政部宣布將中國定義為「匯率操縱國」,中美貿易摩擦再度升級。當前中美在匯率上的交鋒,已被廣泛解讀為中美貿易戰升級為匯率戰、金融戰,甚至不少分析人士給出了未來中美金融戰的沙盤推演。

  但在筆者看來,當下應該慎言金融戰爆發。要知道,中美之間在金融制裁方面可採取的手段其實相差較大,全面金融戰對中國弊大於利。

  美國政府可以採取的金融制裁措施,包括限制美國公司對中國的投資、禁止中國項目獲取美國融資、將中國排除在美國政府採購供應地之外、通過「長臂管轄」等使中國企業或者在美上市的中國高科技企業承壓,甚至切斷中國金融機構和非金融機構的SWIFT支付通道等等;對比之下,中國能採取的金融反制手段相對有限。

  此外,一旦美國對中國採取金融制裁,會對中國金融與實體企業的負面影響也將十分顯著。中國銀行業在美國資產達到2600億美元。誠然,中國的反制對美國在華利益也有很大影響,會使貿易戰急劇升級。

  當然,破「7」並不意味着人民幣會開啟大幅貶值。可以看到,本月5日匯率破「7」後,近期人民幣走勢已經相對穩定。

  同時,央行日前也強調保持匯率將在合理水平區間,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而在破「7」後,央行次日便宣布再度啟動離岸人民幣央票發行,拉升離岸人民幣;央行亦召集在華出口外企舉行座談會,向外企保證人民幣不會繼續大幅走弱,均說明短期內大幅貶值不太可能出現。

  此外,以貶值來對沖貿易戰影響其實也很難做到。當前不少觀點認為,人民幣貶值至7.2至7.4左右可抵銷貿易衝擊,但在筆者看來,由於破「7」後美國財政部便把中國定義為匯率操作國,衝突升級之下,美國關稅加徵範圍可能推至更廣泛的領域,稅率也有可能從10%升到25%,甚至40%,因此,只是靜態測算點位,而忽略貿易戰蔓延的情況過於理想化。近八年來中國經常項目盈餘佔GDP比重顯著下降,當前已低於3%,美國指責中國匯率操縱事實上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是明顯的政治決定。

  美國國內亦有分歧

  儘管人民幣破「7」事實上增加了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靈活性,但展望未來,匯率戰風險仍要把控,需要避免貿易戰升級至更大範圍的金融戰。

  筆者曾在專欄中強調,中美之間的分歧其實是分層次、分階段的,經貿關係是中美關係壓艙石,是雙方最容易取得共識和雙贏的部分,而中美雙方在技術較量、意識形態、經濟制度等方面其實存在着更加深刻的矛盾,化解起來更為困難。一旦中美衝突蔓延,矛盾越升級,對中方的負面影嚮往往會越加突出。

  而且美國對華也絕非鐵板一塊,相較於以班農、萊特希澤、納瓦羅等這些對華最為鷹派的人士,美國精英階層、企業家在中國仍有巨大經濟利益;特朗普也有尋求2020年連任,有促成中美談判達成的訴求。

  例如,在貿易戰升級之後,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近期受訪中提到「我們還是想談的」、「特朗普還是想和中國達成協議的」。

  因此,於當下中國而言,還是建議慎言金融戰,抓住美國內部亦有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的訴求,將雙方博弈的戰場控制在相對有限的範圍,防範貿易戰向更廣泛領域的蔓延,以及避免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

  倘若受到貿易戰影響,三季度美國經濟回落、加之美國金融市場動盪,中美雙方仍有重回談判桌的可能,而此時穩步落實加大金融開放、強調知識產權保護、降低關稅與強調競爭中性等內容,仍然是值得積極去做的,這不僅是中國自身發展訴求,也可為貿易談判創造一些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