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最讓我感到舒服的,是我通過聚集多種人們喜愛的旅遊業態後,我的客房銷售就不用再受制於人。」老童解釋說,「什麼叫受制於人?我是做酒店出身的,酒店客房的入住率與所處城市的活動規劃息息相關。這座城市辦展覽了,搞會議了,人就多了,酒店的生意就好了。但是如果這座城市近期沒有活動呢?那我們就要降價來獲客。要打價格戰!要割肉!」

  「現在好了,我完全可以根據遊客量的淡季旺季,自己來決定什麼時候辦活動,以及這個活動怎麼辦。」就在記者來到龍之夢以前,就對朋友圈刷屏的一波促銷活動動了心。「699元,含一晚酒店客房,雙人自助早餐,雙人自助晚餐,兩張動物園門票,兩張濕地公園門票,以及兩張紅磨坊演出門票。此外,每間客房還能免費攜帶一位1.2米以下的小孩。」老童身邊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份699元的套餐,僅用一周時間,就在網銷平台上賣出了逾1.6萬套,創下了多家平台的銷售奇跡。「我知道光靠製造話題和廣告,或是傳播煽動性的語言沒有用,老百姓還是講究實事求是、物超所值,我要最大限度提高遊客舒適度,增加趣味性,讓他們最大限度地有幸福感。」「此外,我還要盡量壓縮生產成本,提升與遊客的協商空間。遊客說貴了不來,我就調整一下,再不來我再調整。」老童又習慣性地握緊了拳頭,「如人們還嫌貴,我就請大家免費來逛來玩,我不賺錢也要把3000萬人弄來。我的龍之夢商場和酒店都在賺錢,就算『園子』虧本我也能熬兩年。」

  在已開業的龍之夢鑽石大酒店的一樓,所有的商舖都已租賃一空。「你知道我的酒店店舖租金賣到多少錢麼?10元每平米每天,全浙江省也沒幾個酒店能租出這個價格!憑的是什麼?因為我這裏有最大的客流。」採訪最後,老童給記者講了個守株待兔的故事。「酒店就是『守株待兔』的產業,要吸引兔子來,你就要先把樹和草給種好了。我現在幹的就是種樹和種草的事,等幹成了,不怕兔子『不來撞』。」借時代之力,童錦泉把所有的積蓄換成了龍之夢這座城。「一輩子換一座城,我覺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