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蚊子,方法不一而足:用「蚊蠅拍」打,用殺蟲劑噴,用艾草、驅蚊液、蚊香熏。但拍打費力費神,而蚊香之類難免有化學成分,不利健康。並且最要命的,總有生命力超級頑強的蚊子,驅而復來。最綠色環保的方式,莫過於掛蚊帳。輕紗四垂,則任憑外面熙熙攘攘,自可巋然不動,穩睡中軍帳。

  心態平靜下來,看蚊子也就順眼了一點。在《浮生六記》的作者沈復眼中,小小蚊子,居然清新脫俗了起來:「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於空中,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昂首觀之,項為之強。又留蚊於素帳中,徐噴以煙,使之沖煙而飛鳴,作青雲白鶴觀,果如鶴唳雲端,為之怡然稱快。」眾人對蚊子厭之、避之,而沈復卻能玩得不亦樂乎。將黑、小、醜的蚊子,與白、富、美的仙鶴聯繫在一起,腦洞實在夠大。甚至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像將螞蟻窩當成「大槐安國」的淳于棼那樣,作了南柯一夢。

  YouTube上常有人拿蚊子作實驗,以身飼蚊,放大細節讓觀眾看蚊子如何「行兇」,又有搞怪者用細絲將蚊子綁在火柴上示眾,或一隻隻關進玻璃罐中炫耀戰果。藉以博眼球,賺流量。但趣味略略惡了些,不如沈復那樣「城會玩」。

  李漁的角度更刁鑽。他在《閒情偶寄》中對蚊子可是點了一個大大的讚:「昆蟲庶類之善用兵法者,莫過於蚊。其擇地也,每棄後而攻前;其乘虛也,必舍垣而窺戶。帳前兩幅之交接處,皆其據險扼要,伏兵伺我之區也。或於風動帳開之際,或於取器之溺之時,一隙可乘,遂鼓噪而入。」

  「大槐安國」中的雄兵,都是螞蟻幻化。而這成群結隊的蚊子,在李漁看來,儼然就是一直有勇有謀的空軍勁旅。摧城拔寨的過程,刻畫得驚心動魄,維妙維肖。雖然不少動畫片中都有蚊子,但基本都是幫兇,甚少作主角。若拿李漁此文作劇本,相信能叫座。

gardenermarvin@gmail.com

逢周三、五、六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