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聞名的巴西狂歡節,我嚮往了許久卻沒機會前往。得知柏林也有文化狂歡節,我是很驚喜的。「狂歡」兩個字,彷彿很難和一絲不苟一本正經的德國人聯繫起來。然而對於柏林這樣一個多元化城市來說卻也不難想像。

  這應該是柏林入夏以來最熱的一個周末,剛從Kreuzberg地鐵站出來便感到一陣熱浪迎面撲來,除了氣候的「熱浪」,更是狂歡節熱鬧氣氛的「熱浪」。說實話,除了柏林馬拉松,這是我在柏林看到聚集人數最多的時候。

  熙熙攘攘的人群把幾條步行道擠得水泄不通。道路兩旁全是各種各樣的表演和攤位。人們一邊左顧右盼生怕錯過路邊任何一個小攤,又忍不住踮起腳尖往路的遠方眺望,想看看前面還有沒有更大的「驚喜」。

  離地鐵站最近的兩條步行街的主題是「吃」。從普通的飲料水果冰淇淋,到遠道而來參加狂歡節的外國小吃,個個小攤都有着各自的主題和特色,吸引着四處張望的人們。來自法國的煎餅,意大利的冰淇淋,英國的魚和薯條,西班牙的海鮮飯,越南的春卷,非洲的烤雞翅……當然還有本地的烤香腸!

  美食讓人顧暇不及,接二連三的表演更吸引人們的眼光。我們跟着錯落不一卻節奏感極強的鼓聲擠向前面,才發現是非洲鼓表演。打鼓的人用的並不是鼓,而是一堆大小不一的鐵鍋和木盆。身着彩條部落服裝的幾位演奏家完全沉浸在快樂的鼓聲中,他們的臉上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這燦爛的笑容也感染着圍觀的人們,他們的臉上無不洋溢起微笑。

  穿過這兩條「吃」的主題街,我們一邊吃一邊走,肚子都差不多吃飽了。我們隨着人潮往前走,一點也不擔心迷路,因為所有人都是去看狂歡節的重頭戲,狂歡大遊行。

  通往狂歡大遊行主街的大部分岔路口已被封鎖,畢竟是參與人次高達一百萬的活動。然而這也絲毫沒有影響人們的熱情,大家手裏拿着啤酒,走過一個路口再一個路口。往往需要走出四五個街口才得以通過一個岔路走到遊行主路面前。

  遊行的都是部落和民族的特色服裝音樂表演,每個隊伍都是一個方隊,按照方陣前進。我們的面前正是來自蘇格蘭的風笛隊伍,隊員們穿着綠色格子裙,一個個舉着高高的風笛,一邊演奏一邊向人們點頭示意。近在咫尺的風笛聲,讓現場的人們彷彿聽到了遙遠的蘇格蘭高地風鳴,彷彿置身於那空曠雄偉的蘇格蘭城堡。

  接踵而來的還有來自南美的少數民族,來自印度和泰國的特色服裝和舞蹈表演,以及更多我根本說不上來名字的民族方陣。

  如此一個繽紛多彩的文化狂歡節,讓我們看到了世界,也讓我們跟着世界狂歡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