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共同社報道,日本政府在2日的內閣會議上決定修改政令,把韓國從安全保障出口管理的優惠待遇「白名單」中剔除。這是繼半導體材料對韓出口管理嚴格化後,日本採取的第二輪加強管制措施,該政令將在7日公布,28日實施。另據韓聯社報道,韓國總統文在寅當天召開緊急國務會議,在表達遺憾的同時,強調將採取反制措施。

  所謂「白名單國家」,主要是日本從國家安全保障上認定的友好國家,並對這些國家在出口重要戰略性技術和物資上賦予簡化出口手續的優待措施。目前,列入日本「白名單」的國家共有27個,且主要以歐美國家為主,而與日本企業經貿往來密切的東南亞國家則並沒有被列入「白名單」。韓國於2004年被列入「白名單國家」,是亞洲唯一被列入的國家,但如今將成為第一個被移除「白名單」的國家。今後,韓國企業再從日本進口相關原材料將面臨較為繁瑣的審查手續,這必將影響韓企的生產效率和經營成本。

  日本在經貿領域對韓國發起的兩輪制裁,看似直接打擊了韓國企業和韓國經濟,但對於自身經濟的衝擊也已經開始顯現出來。自7月初開始,韓國國內湧現的「抵制日貨」運動,致使啤酒、服裝、化妝品等日本商品的在韓銷量下降。根據韓國蓋洛普公司上個月26日發布的一項民調顯示,有80%的韓國受訪者表示「不願意」購買日本商品。目前來看,韓國民眾「抵制日貨」運動將會長期化,而這也意味着日本相關商品在韓國市場佔有率很可能快速下降,日本對韓出口將受到衝擊。

  與此同時,韓國赴日遊客數量減少將影響日本經濟。最近幾年,中國赴日遊客的數量着實大幅上升,成為第一大來源國,但直到2015年,韓國赴日遊客數量長期穩居第一(目前為第二),對日本經濟的貢獻巨大。現在,隨着日韓關係走低,韓國人赴日遊客數量在減少。根據《產經新聞》的報道,在以「名偵探柯南」紀念館而知名的鳥取縣(Tottori Prefecture)的機場,6月共有424名韓國遊客入境,而7月則降至211名,從前每月約有10個韓國旅遊團,現在也降至2個。預計7月以後的韓國赴日遊客數量還將降低,日本的旅遊經濟將受到一定的影響。

  實際上,日本政府7月初將3種半導體原材料對韓限制出口後,韓國方面一直積極斡旋,努力避免被剔除出「白名單國家」。從派民間人士、政黨高層、國會議員赴日游說,到政府高官專程赴美,請求特朗普政權進行干預,韓國方面的應對可以說較為克制,但這並沒有促使日本政府態度軟化。如果說此前對韓強硬的初衷是為了確保執政黨贏得7月的參議院選舉,那麼從現在正式將韓國剔除「白名單國家」的決定來看,安倍政權似乎是鐵了心要讓日韓關係跌入谷底,而且暫時還看不到其改善日韓關係的任何苗頭。隨着日韓兩國各自民族主義情緒的高漲,兩國在經濟領域的紛爭必將蔓延到軍事等其他領域,甚至還有可能波及美日韓三角同盟的穩定。

  回顧戰後至今的日韓關係,美國始終扮演了一個特殊且重要的角色。1965年,正是在美國的積極調節之下,日韓兩國才得以快速恢復邦交正常化。儘管均為美國的盟友,但基於歷史、領土等問題,使得日韓關係起起伏伏,總是未能達到同盟國的水準。2016年,在朝核危機的大背景下,日韓兩國簽署了《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標誌着兩國關係進入準同盟狀態。不過,日韓兩國之所以能夠快速地簽署這份協定,也在於美國當年的積極撮合。

  按照相關規定,8月下旬,日韓GSOMIA將迎來是否延期簽署的問題。在當前日韓關係走低的情況下,儘管安倍政權反覆要求韓國應繼續簽署GSOMIA,不要將經濟領域的紛爭影響到軍事領域的合作,但韓國政壇內則早有聲音呼籲不要與日本續簽,且韓國民眾對日不滿上升。因此,筆者認為日韓兩國續簽GSOMIA的可能性不大,畢竟朝鮮半島形勢趨穩,所謂的「朝核危機」也已經極大地減弱了。若安倍政權尤為在意的GSOMIA最終未能得到續簽,那麼必將採取新的強硬措施,這不僅僅意味着日韓準同盟關係的結束,也意味着日韓之間很有可能出現準斷交的風險。

  筆者注意到,儘管特朗普總統對調解日韓紛爭的興趣不大,但美國政府高官還是進行積極斡旋的,從主管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迪威、美國安助理博爾頓、美國務卿蓬佩奧,到即將訪問日韓的新任防長埃斯帕,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撮合日韓關係改善。然而,從最終將韓國剔除「白名單國家」來看,安倍政權這一次並沒有給美國「面子」,這至少說明了美國對盟友的管控能力在減弱、美國自身的威信在下降,而這樣的情況究竟是一次偶然,還是一個長期的趨勢,或許日韓關係最終能否改善、最終需要花多久改善,將是一個重要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