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亂港派掀起的政治風波一浪接一浪。早前,有自稱公務員在網上發布遮蓋名字的政府部門職員證照片,聯署號召參加政治集會和罷工。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代表政府向公務員發信《珍惜公務員隊伍核心價值》,強調公務員必須保持政治中立,且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

  公務員集會和政府公開信,引發對「政治中立」的廣泛討論。很多人(包括不少公務員)對「政治中立」要求「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不理解,質疑「政治中立」如何變成「完全忠誠」。更有學者指責政府公開信「誤導了公眾,混淆是非黑白」,認為「政治中立的真正意義,是公務員不應偏幫政治爭議中的任何一方,這甚至是包括了今天當權的政府」雲雲。

  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在集會上言之鑿鑿地說:「政治中立10年前是我寫的」,並指很多人以為「政治中立」等於向行政長官及政府忠誠,但真正意思「絕對不存在向個人忠誠」,而是向體制、制度及整個社會忠誠。這些言論反映了社會很多人對政治中立的真正含義不了解。

  《公務員守則》2.2節列明:「公務員須恪守下列各項同等重要的基本信念……(d)政治中立」。在3.7節中對「政治中立」進一步解釋:「不論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並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

  可見,「完全忠誠」不是現屆政府「發明」,而是在文件中一早就這樣寫,政府的公開信不過引用文件內容而已。

  亂港派肆意扭曲政治中立

  除了文件,多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在立法會的問答也都可以作為證據。2004年6月9日,時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到立法會回答質詢時,曾解釋政治中立的意思是「建基於效忠政府的責任」;「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盡忠」;在政府作出決定後,「不論個人立場如何,公務員應全力支持」。可見王永平在集會的言論,明顯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此外,07年11月28日,時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在立法會「維持公務員政治中立」動議辯論的發言中,亦表明政治中立的最基本原則,就是「不論在任的行政長官,和政治任命官員的政治主張為何,公務員皆應完全忠誠地協助他們制訂政策、執行決定,以及管理所屬範疇的公共服務」。現任局長羅智光也做過類似的論述。

  顯而易見,「政治中立」規定「對現任行政長官和政府完全忠誠」,不可能是現在突然提出來的產物,而是香港公務員系統的傳統。而「政治中立」,並不是指「公務員不應偏幫政治爭議中的任何一方」,而是指「不論誰在台上,公務員都必須對在任的政府盡忠」。

  「政治中立」之所以有時候被公眾(包括一些公務員)誤會為「公務員不應偏幫政治爭議中的任何一方」,有部分的原因是「望文生義」,但也不排除有的學者(如上述引用)錯誤解讀,導致社會的整體認識有所偏差,類似的情況在香港政壇並不罕見。

  王永平認為,「政治中立」的真正意思「絕對不存在向個人忠誠」,而是向體制、制度及整個社會忠誠;又有人認為,「現任行政長官」不是指一個人,是指一個體制上的職務,所以不忠誠於林鄭月娥這一「現任行政長官」,不等於不忠誠於「行政長官」這個職務。

  這種繞口令的說法令人感到困惑。《公務員守則》規定,公務員要忠誠於現任行政長官;現任的行政長官是林鄭月娥;結論就是,公務員現在要忠誠於林鄭月娥。這個簡單的三段論邏輯,是中小學水平,何必繞來繞去呢?

  王永平如果認為「不是這個意思」,那麼當年他自己撰寫的時候,就不要這麼寫。這麼寫下來,又說「不是這個意思」,難免給人以「搬龍門」的感覺。

  至於他說:「公務員守則第一條,是堅守法治,無人可超乎法治。」這當然是對的。如果行政長官要求公務員做違法的事情,公務員當然可以拒絕。可是,林鄭月娥從來沒有要求公務員做任何違法的事,最多也是施政與民意有落差,這樣公務員又有何理由不堅守政治中立呢?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