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港派已經改變了策略,採取了一日之內多區暴亂的方式,使用流寇游擊戰,攻擊各區的警署以分散警力的部署,無法再外派警力,然後四處堵塞道路和隧道,並且癱瘓集體交通系統,其焦點就是要使得香港的經濟活動全面崩潰,商店無法營業,打工仔無法上班,基層的生活更加困難。

  金融大鱷藉暴動狙擊港股

  《蘋果日報》昨日發表社論「不回應訴求休想business as usual」,充分地暴露了外國勢力指揮下,暴徒的目標就是要「癱瘓香港、狙擊經濟」,並且企圖讓國際社會認為「特區政府管治已經失效」,然後再配合金融狙擊手段。昨日香港股市驟跌七百多點,已經說明外國金融大鱷配合了暴徒的狙擊策略;亦證明美國總統特朗普說「他們(內地和香港)必須自己解決,他們不需要意見」,完全是一個大騙局。

  如果讓這個亂局發展下去,香港必然出現負增長和連續兩季的經濟衰退。到了這個地步,香港已經元氣大傷。若果在災難出現之後才採取穩定社會的措施,可能已經返魂乏術。

  亂港派多區突襲,還配合了反對派的區議會選舉部署,所以採取了地區暴徒直接針對地區警署的策略,使地區政治白熱化,再拖延下去,必然使得區議會選舉出現巨大的變數。反對派的部署是:先區議會選舉、後立法會選舉,繼而劍指行政長官選舉,實現「三步走」的奪權目標。因此,要阻止美英勢力的奪權,一定要在初步階段就採取反擊措施,如果到了出現被人奪權之後才採取緊急措施,便是「為時已晚」、「失去先機」。

  亂港派已經提出了「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口號,說明了他們的目標,已經遠離了所謂的初衷。他們的目標就是要奪取管治權,就是推翻「一國兩制」。

  如果這個口號逐步得到實現,國家的主權就會受到嚴重威脅。因此,「坐等改變」的政策其實就是無所作為、消極被動的政策,也是失敗主義的表現。

  內地最近傳出了既然香港有人要搞動亂,就讓香港人自己埋單,接受「自我教育」的論述,其實就是一種放棄主義,最嚴重甚至導致香港管治權旁落外國勢力手中。

  任由動亂擴大,而去談什麼發展經濟民生,根本就是無水之源,一切都是徒託空言。

  香港已經到了很危險的局勢邊緣。原因是警力不足應付每次五萬人以上的暴徒多路襲擊。香港的警隊有三萬多人,八小時一班,還要安排長假期和例休。實際在每一個八小時的當班期間,不可能都有三萬多人當值。能夠抽調出來的防暴隊僅為四千人。四千人應對五萬人以上的暴徒,很明顯是捉襟見肘。

  在新聞片段,我們已經看到了警車被暴徒們圍困、破壞,車上警員生命安全受威脅的場面。正因為如此,外部勢力向暴徒提供了「分區遍地開花」、「集體運輸系統快速運輸暴徒」的游擊戰策略,使得警隊無法及時派出兵力保護重點的建築物,還出現了公眾治安的盲區。警隊來遲了,亂港派就說警方「故意不執法」、「空城計」、「沒有保障市民安全」,為製造新一輪的動亂藉口。

  結果出現了無法利用法律嚴懲犯罪行為的局面。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律就失去了震懾犯罪的作用。暴徒們就可以用滾雪球的方式,吸引更多思想不健全的中學生大學生加入。

  特首要把握出手時機

  這種惡性循環,不能繼續下去了。特區政府應該實事求是,解決警力問題。

  面對香港出現的動亂失控的局面,特區政府是否應該考慮啟動《基本法》第18條第4款?如果有了後援力量,就可以改變目前警隊主要力量放在「執行清場的任務」,而沒有力量進行嚴正地執法、拘捕和起訴暴徒的局面。

  增加了力量之後,就可以有效地在現場圍捕那些手持武器的暴徒,也不必採取單純的驅散政策。這樣就可以較快平息動亂,也及時挽救了香港的經濟。

  該出手時就要出手,決策權就在行政長官的手上,希望行政長官切勿錯過時機,斷送收拾大局的機會。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