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當局「自我安慰」的本事近日再一次發揮得淋漓盡致。對於大陸方面今年不參加金馬獎評比,民進黨蔡英文政府說「損失的不會是台灣」、「謝謝中國自願退出」雲雲。如今香港電影界也紛紛退出今年的金馬獎。如此一來,金馬獎不啻於退化成了台灣電影界自娛自樂的「小圈子」評選,其專業性和影響力均大為失色。到底是誰受損失,不言而喻。

  在八十年代末,中國大陸電影已開始走向世界,在戛納、柏林、威尼斯等國際三大電影節上屢有斬獲。但在兩岸方面,由於大陸和台灣曾有較長一段時間「老死不相往來」,大陸影片直至兩岸開放人員往來和交流,在九十年代中期才踏足台北金馬獎。雖是「小試牛刀」,但已大有斬獲。在1996年第33屆金馬獎上,大陸導演姜文執導的《陽光燦爛的日子》獲得包括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和最佳音效的6項大獎,開啟了大陸電影在金馬獎摘金奪銀的序幕。1998年,大陸演員李小璐獲頒最佳女演員,她獲獎時僅有17歲,這一紀錄至今沒有被打破。後來,王寶強曾於2003年獲最佳新人獎,曹郁憑藉《可可西里》獲最佳攝影,馮小剛的《天下無賊》獲得最佳改編劇本等技術類獎項。去年也是大陸電影在金馬獎豐收的一年:在最佳劇情長片五部提名作品當中,只有一部作品來自台灣,另外4部則全數來自大陸;大陸導演更是壟斷了最佳導演的全部五個提名。最後大陸電影界囊括了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劇情長片、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改編劇本、最佳視覺效果、最佳美術設計等多個獎項。大陸電影風頭如此強勁,難怪連海外媒體也說「若大陸缺席金馬獎,對其收視率將造成影響」。

  近來大陸方面接連出招,在暫停影片和人員參展金馬獎之前,也已暫停赴台自由行。台當局同樣是故作鎮定,說「向東南亞行銷台灣觀光」、「國際遊客大增」雲雲。但實際上,台灣旅遊業紛紛抱怨東南亞遊客無論人數還是消費力都不及陸客。而蔡政府上台3年多,台灣入境旅客從2015年的1044萬人次到2018年的1106萬人次,只多了62萬人次,增長率僅5.9%。

  大陸方面一向致力推動兩岸交流,但近三年蔡政府死抱「台獨」黨綱,挑釁兩岸關係,製造對立突破。尤其台灣大選臨近,選情不佳的蔡英文只會變本加厲地挑起兩岸敵意以鞏固基本盤。大陸方面開始暫停兩岸某些領域的交流,就是防止意外事件發生,不給台當局炒作的機會。